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夜上灵台
    灵歆终于恍然了自己今日的愚蠢,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学过丁点的武功,因为这人抱着自己,竟是没多会儿就上了山顶,当然,庆幸也是必然,上来之后才发现这灵台山果真高得很啊,自己要爬上来,估计得等到猴年马月了吧!

     那人的怀抱坚实却有些冰冷,灵歆抬起头来就看到那人清俊的面容在月光下显得风华难比,桀骜难寻,这样一个连神都不信的人,真的会是那个派刺客刺杀小公子的人么?

     如此人物,他又怎会惧怕这所谓的脚踏七星呢!

     可她后来才知道,这人所谓不信神命,是当真不信神命,可所谓的睥睨天下,却是连同这天下万民皆在内啊!

     上了山之后才发现,这才发现所谓的灵台山上却是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恢宏,仅一座庄严肃穆的宫殿罢了,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宫殿的不远处还有一方小院,松柏环绕,虽是冬日却仍旧傲气不减。

     此刻正值深夜,整个宫殿一片漆黑,毫无生气,可那方小院里却是一灯如豆,明晃晃地彰显着主人仍旧未睡。

     原来这个司祭,竟是住在这么小的一方院里啊,不过他这么晚还没睡,让偷东西的人很是难做啊!

     “那个我知你不会和我干这些,你就在前面的青石阶那儿等着,帮忙望望风,我一会儿就出来。”灵歆建议。

     说着她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却没有看到另一边的赵承胤径直进了院子,推门就进了那扇还亮着灯火的门。

     “赵四公子这三更半夜怎的还带了贼上来!”屋内的人正坐在灯下下棋,一席白袍被门外挤进来的寒风吹得微扬,却是连头也未抬。只听得那声音如同枝上落下的积雪,冷冷淡淡。

     “司祭觉得呢?”之间来人径直面对着玄觐坐下,懒懒靠在椅子上反问道。

     “她前几日刚刚见了皇后,还有那位衍公子。”像是陈述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说着将一枚黑子落在棋盘上,发出一声轻响。

     “确实知道的有点多,不过也无碍不是么?”

     “这倒不像是你的风格。”

     “一个小丫头罢了!”虽是如此说,心中却不由得想起那人那句“天命之上有人事”,心中忽然有些莫名的情绪,不过这个小姑娘,却真不是个普通人。

     灯下的那人终于抬起头来,灯光落在他那清冷的眉目上,明明就在眼前,却感觉那人要乘风而去了。忽而听得那人微微叹息了一声,轻得几乎碎在冷风里,良久听到他清冷的声音徐徐飘荡开来,有些微不可察的无奈:“你似乎,找来了个麻烦呢!”

     果然,赵承胤透过窗户就看到一个身影蹑手蹑脚地溜出大殿,怀里抱着一个硕大的龟甲,那龟甲的白光被月光衬得温润无比,只见她将那龟甲硬生生塞进衣襟里,那里顿时变得鼓鼓囊囊的,连腰都弯不下来了,他那一向紧抿的薄唇竟是染上了一丝笑意。

     “我知你不会没有准备。”他说着从侧边的窗户跳了出去,几个闪身就到了青石阶旁。

     只见那姑娘笑盈盈地走过来,一双眸子被月光漾得波光粼粼,唇边挂着怎么也藏不住的笑意,只见她朝他比了个大拇指,骄傲地敲了敲胸前的龟甲,那暗色的男装穿在她身上略有些宽敞,衬得她那一张小脸白皙无暇,整个人娇小灵动,就好似黑夜里的一只小妖精,调皮地向他走过来,他几乎有那么一瞬间心头涌起一股把她捉起来藏好的冲动,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如同雁渡寒潭,一瞬间便了无踪迹。

     他看她衣襟里塞了龟甲,一句话没说抱起她就往山下掠去,他听到她不满的声音在胸前荡开,呼吸暖暖的:“不觉得我很厉害么?这么快找到了!”

     她刻意找了几个小的龟甲藏在衣襟上方,因此毫不觉得他已经发现自己的真实目的。

     他扬了一抹邪笑配合道:“还不错。”然而心下却在思忖这姑娘要这千年的龟甲有什么目的。

     而另一边的玄觐亦是借着月光看见了那姑娘的模样,只觉得那双眸子似乎有些熟悉的漂亮,看着那姑娘一脸的得意,淡漠的唇边似乎牵起抹几乎看不见的笑意,却是摇头轻叹:“那十年的龟甲长得也真是大!竟是一不小心就放错了呢!”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那姑娘听。

     下山之后,两人并肩走在路上,天色还有些黑,但是天际已经隐隐发白,灵歆忽然问了一句:“怎么今年的京都大祭如此大动干戈啊!”她忽觉得他不是会刺杀周衍的那人,这人连神都不信,这所谓的天命估计更是不值一提了吧。

     “有些事要帮人搞清楚!”他模棱两可地解释,虽没有细说,却仍旧清楚明白地说明自己并非为刺杀而来。

     到寝宫外面的时候灵歆忽然尴尬了,望着那个黑黢黢的洞嗫嚅道:”你······你看见我出来了。“她感觉自己简直想找个洞钻进去,哦,不,不钻了,想就此消失。

     只见赵承胤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唇边还挂着一丝揶揄的微笑,简直是,赤裸裸的鄙视啊!

     会轻功了不起么?她这么温文尔雅,温婉淑静的姑娘怎么能练武功这么鲁莽的东西呢?

     然而,又有那个温婉淑静的姑娘会做出钻狗洞这么惊绝鬼神的事情呢?

     “我现在可当你是朋友,你可不能······不能不管我呀!话说帮人帮到底!”

     无动于衷!

     “那个路见不平还拔刀相助呢!大侠!”

     完全无视。

     “那个你再不理我我喊了啊!”

     他终于看了她一眼,一脸的闲适淡然,那眼神却是赤裸裸的挑衅:有本事你叫啊!

     欺人太甚,灵歆怒极,我,好吧,我还真不敢!本来自己就是偷偷溜出来的,现下哪里来的胆子再去叫喊啊,这不是贼喊捉贼么?

     她忿忿瞪了他一眼,算了,这人真是靠不住,事实证明,人还是要靠自己的。然而就在她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就义时,却忽然感觉身体一轻,他竟是抱着自己越过了宫墙,一声可恶却是怎么也叫不出来。只听到他戏谑的声音响起:“下次要叫哥哥才送你过去啊!”

     他放下她,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他脚步匆匆,他心绪有些纷乱,看着那姑娘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却不知为何有些高兴。果然是许久没有见过女人了么,或者这小丫头确实有点意思,又或者,是她说得那些话······

     灵歆舒了口气,拍拍发烧的脸颊,这人说话,果然轻佻得很呢!原谅她看错了这头狼!色狼!

     天已经蒙蒙亮了,灵歆忽想起向来早起的父亲,风似的冲到门口,拿着匕首就计划故伎重演,然而就在她一点点将门闩推过去的时候,就听到旁边的门嗞呀一声,脑子一动就赶忙转过身去,果然,阿爹正一脸严肃地看着她:“你这是干什么?”

     “我啊,我找了些龟甲,准备趁着早上练习一下占卜!”才怪!“这不是每逢十五您就要检查了么!”她笑得一脸真诚。

     望着她那满襟的龟甲,灵山终于稍稍缓和了脸色,却是提醒道:“罢了,以后我不会考你占卜了!以后你也不必练习了!”

     幸好穿的鹿皮靴和短衣,幸好偷的是龟甲······灵歆正暗自感叹就听到这么一句,蓦然瞪大眼,惊呼了一声。

     “听爹的话,快回房间里睡觉去吧!”看着她那略有些乌青的眼眶,灵山尽管不信,却还是提醒道。

     “好,好!”她习惯性地点头却是蓦地回过神来。“啊?不!我······那个还要锻炼一下呢!好久没早起了呢!”说着揉揉脖子,赶忙跑了出去,抱着肚子生怕龟甲跌了出去,一瞬间就跑得不见踪影。

     是啊,那个门还没开呢!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灵山深觉这丫头有问题,却也是没有深究,他本来就心中烦闷,昨日宁王又来了书信,要他竭尽全力护佑衍公子平安。虽然知晓宁王的目的不单纯,可衍公子他一个婴孩确实无辜,更何况琦玉那孩子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这也算是自己该做的吧!至于宁王那不切实际的妄想,他也是有些无能为力,罢了,任他去吧,反正这天下也是要乱的,到时候他自然会晓得自己什么都掌控不了,哪怕是那位体弱多病的陛下。

     至于灵歆,自那日从宫中归来就觉得她有什么心事,本来还觉得是因为伤旧之故,今日看来却也不然,难道琦玉将这些告诉她了?她才13岁啊,琦玉与她虽一同长大,可如此重大之事,当真会托付于她么?可若当真如此,他可真该和她好好谈谈了,这其中的危险,她不该涉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