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黎王明翊
    宁国小国小户微不足道,京都官吏稀缺入不敷出,所以灵山一行来京都也没什么迎接的人,可虽然如此,灵山也没有选择直接进皇宫,而是先在客栈住了下来。

     跟着的小厮们私下里讨论之后终于得出了一个解释:宁国虽然国小,又不是周王室本宗,但好歹琦玉公主也是皇后,更刚刚帮周王室生下小公子啊,皇室竟然没人来接,太无礼了,司祭应当是生气了,在客栈等着他们来人迎接呢!不然就这么默默进宫多没面子啊!多不能给新生的小皇子长脸啊!

     熙熙攘攘的人,目不暇接的商品,街道两侧挂满红灯笼,重楼卷檐直深入长空,笔直的街道繁华不见尽头。

     “这就是京都啊!”一个俊俏的小公子捏一把纸扇敲着下巴,灵透的丹凤眸子里闪着好奇与兴奋,“可得给琦良那小子买点礼物才行啊,来而不往非礼也啊!”

     真该赞美一下我们的灵歆小姑娘终于想起来自己占了某人这么许久的便宜,所以我们就不去责怪她先去给自己买了一大袋子的小玩意儿了。

     酒足饭饱之后的灵歆终于想起来自己刚上街时许下的诺言了,恰巧在这时一个面人摊吸引了她的目光,啊呀,那个正红色衣服的小面人真的好像阿良啊,匆匆走了上去,这一看可就不得了了,这个这个这个都好可爱,都好想买啊,然而摸摸自己瘪下来的口袋,灵歆简直恨不得将袋子里的东西都塞回去,当然,也舍不得啊!

     “小公子,喜欢的话就多买几个啊!每个只要五刀啊!”小贩热情地介绍,然而再大热情都无法令我们的灵歆小姑娘多买那么几个啊,重要的是钱,是钱啊,想想自己口袋里那几枚可怜的周刀,灵歆还是决定再好好选一选。

     良久,她终于鼓起勇气和小贩说话,目光却还是胶在面人上:“小哥,我周刀不够,补些宁币行么?”

     耐心善良的小贩这下子犯了难,摆摆手,“不行,我这么个小本生意,不收不收。”收了宁币还得去官府兑换,而且他又对宁币不熟,收了假的都不晓得啊,麻烦麻烦,最重要的是,这个东西,宁币该卖多少钱啊······

     灵歆终于抬起头,望着小贩那朴实的脸庞苦了脸,“好小哥,真的不行么,我真的好喜欢啊!宁币还可以兑换成周刀啊!”

     小贩还是压着眉毛摆了摆手,心中叹息:公子,就因为要兑啊!

     无奈,就在灵歆咬着扇端准备忍痛割爱的时候,一个如珠落玉盘般清朗温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这位小公子看中的面人我替他买下了!”

     灵歆的心那个一颤,兴奋地转过头就看到一个青衣公子站在身后,身后还跟着两个一脸肃然的墨衣小厮,他大约弱冠,俊逸的面庞上挂着和煦的笑容,一派公卿世家的清贵之气。

     最重要的是,不认识。

     灵歆从小就知道这个天下是没有白吃的晚餐,天上不会掉白来的馅饼的。

     所以还是痛心地摇摇头,“谢谢阁下了,不过自己想要的东西还是要自己负责搞定才行。”说着咬咬牙,从自己腰间解下一枚玉佩放在了小摊上,“小哥,我用这个换可以吧!”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想要几个您随便拿!”小贩高兴地不得了,简直是飞来横福啊,这玉一看就价值不菲,连这小摊都卖了都不亏。

     灵歆收起刚刚看好的面人,朝那位仍在后面的青衣公子躬躬身,就往客栈走去。

     然走出没多远就忽然想起那玉的来历,那可是爹爹送自己的宝贝啊!阿爹一会儿会不会教训她,这么败家。

     她站在客栈门口半天也不敢进去,脑子里百转千回想着要怎么措辞才好,那一袋子的小玩意儿似乎也不是那么令人高兴了,毕竟那可是阿爹年轻时外出游历带回的玉佩啊,虽然跟着自己久了感情就淡了,但这也不是辞旧迎新的好法子啊!

     她闭了闭眼,算了,就说路上人太多,挤掉了,对,那玉一定是不小心掉了,她都忍不住佩服自己,哇,多好的借口啊!

     然她一睁眼就看到之前遇到的那个青衣公子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俊朗的笑容没有一点嘲笑的意思,好似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眼里闪着浓浓的兴味。

     她瞪大了眼,今天掉的这个馅饼,还真是主动热情得很啊!

     她结巴道:“您,您······怎么来了?”

     “我住这里啊!”他说得理所当然。

     “哦。”她叹了口气,合着不是馅饼啊,这个谎,看来还是要撒啊!

     ”不过,我刚才看你解玉佩的时候那么纠结,就帮你换回来了!“他笑得俊逸无双,如同晨辉洒在碧叶上。

     灵歆抬起头,一双水眸几乎闪出光来,只见那人从袖子里掏出一枚玉佩,伸手递了过来,那白皙的指节几乎和碧玉一样温润,灵歆忽觉得这人俊俏儒雅有风度得不得了。

     可她正伸出手去拿那坠子时却正巧看到客栈门口阿爹那松柏般挺拔的身影,一下子怔住了,那人看她不接,便躬身将那玉佩系在了她的腰间。事毕才转头看向灵山,温言解释道:”方才灵姑娘掉了玉佩,我正好顺手帮她捡了起来。“言罢还不忘示意身后的小厮帮灵歆把东西提上去。

     “是啊是啊,阿爹你要去哪里啊?”她也不管这个玉树般的公子怎么认识自己的了,忙不迭点头应和。

     然灵山却只是朝那人躬躬身,”有劳公子了,公子里面请。“

     灵歆瞪着眸子不明所以,茫茫然跟着二人进了屋子,却还是不解地望着那人,他是谁,他们之前见过么,为什么他会认得自己,阿爹又为什么对他这么客气,他来找阿爹又是什么事······

     灵山去吩咐小二上些茶点,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两人,感觉到一旁赤裸裸探究的目光,明翊这才笑着拱手对灵歆道:“在下明翊,字子羽,方才匆忙还没来得及说明。”只不过那笑里却有几分促狭之意,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姑娘呢!

     明翊,黎王?灵歆望着他,这位新登基的帝王年方弱冠,却在还是公子时就以德行传扬诸国,礼贤下士,谦和宽厚,即位一年以来更是改革内政,轻徭薄赋,为六国所称道,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芝兰玉树般的人儿。

     灵歆感觉自己的心噗通通跳了起来,这样一个传说中的人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灵歆。”她拱拱手,却还是不由奇道:”您怎么认得我,我们见过么?“

     “应是没有见过,刚开始只是想尽举手之劳而已,不过看你衣着华贵,又和卖面人的小贩要求用宁币来补,我就猜想你应当刚到京都不久,多半是为京都大祭而自宁国来的贵客,而你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衣着不凡,多半便是宁国司祭之女灵歆了吧,当然这也只是推测,后来看到那枚玉佩才确认的,那玉佩是产自黎国,是当年我父送给灵山司祭的东西,我自然也是听闻过的!”

     “那······那你一眼就看出我是个假冒的公子?”灵歆有些不甘。

     “算是吧,毕竟身量相貌,神态举止都可以判断得出来,你也应没有刻意遮掩。”他温和笑着,对灵歆这个装扮失败的小姑娘并没有丝毫的轻视讽刺。

     虽然明知他最后一句多半是在安慰自己,灵歆还是顺着台阶走了下来,毕竟此次出去也是出去玩为了方便而已,言行举止上确实没有过分遮掩。

     “那你真住这儿?”堂堂黎王!

     “自然不是,逗逗你罢了,今日来是为了拜访灵山司祭。“他捉着扇子上的坠子,笑得真挚无比,灵歆咬咬牙,心中抱怨:大哥,好歹您也是名扬四海的明翊公子啊,怎么能这样说谎呢?

     ”我爹?“灵歆正准备问是什么事情,忽然觉得这样不妥,就闭了嘴,话就这样莫名其妙戛然而止,然而这前半句卡的确实奇妙,这问的,这不是,废话么?

     明翊倒是没有觉得她无理取闹,还是十分有礼地点点头。

     就在灵歆尴尬不知怎么办的时候,灵山掀帘进来了,他看了看灵歆道:“阿爹和黎王陛下有事相商,你先自己出去玩吧!”

     出去玩?阿爹就这么在名扬天下的明公子面前这样诋毁她的形象,她明明不是喜欢玩这么肤浅的东西的啊,她可喜欢读书学习呢!

     她瞪了瞪阿爹,偷偷向他吐了吐舌头才退了出去,放下帘子就听到父亲歉意的声音:“抱歉,歆儿失礼了。”

     “没关系,我倒觉得令千金甚是聪颖可爱。”

     对啊,识我者明翊是也,灵歆认真地点点头这才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