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脚踏七星
    “歆儿,谢谢你!”她虽年幼,却一向聪颖,遇事沉静,她信她,在这突如其来的危险面前,能护佑衍儿一世平安。

     “琦玉姐姐,我与你和阿良从小几乎一起长大,情谊非他人可比,勿要见外,衍公子他也算是我的外甥呢!”她调笑,试图缓解这压抑的氛围。

     许久,琦玉渐渐停止了啜泣,冷静下来,拭去脸上残留的泪珠,望着她温柔笑道:“那你想不想去见见你的小外甥呢?”

     “那是当然!”灵歆抑住心里的担忧,试图让自己的声音轻快一些,“说起来,我可是要比阿良更早见到他的外甥呢!”

     凤栖宫距离此地不算很远,两人走了不一会儿便到了,进去的时候周衍刚醒,正在奶妈怀里吃奶。

     灵歆蹬蹬跑进去想瞧这个可爱的小外甥时,却意外看到一张皱巴巴的的笑脸,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和我想的,竟是有些不一样呢!”她惊道,低声嗫嚅着凑了上去。

     这位小公子此刻正在奶妈怀里吃奶,整个人瘦瘦小小的让人想起冬日里的梅花枝桠,脸还未长开,有些发皱,灵歆好奇地打量他时他竟转过头来,睁开了那刚从睡意中醒来的迷蒙眸子,静静望了她一会儿竟是咧嘴笑了,露出粉嫩嫩的牙龈来。

     这位小公子的眼睛生得十分好看,轮廓圆而略有些狭长,一颗乌黑的珠子在眼眶里转来转去,才出生没几日的样子,睫毛竟是长而卷翘,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就像是月牙一样弯弯的,眸子里如同盈满了星光一样晶莹璀璨,那睫毛更是一颤一颤的如同蝴蝶翅膀,十分可爱。

     “看他多喜欢你,平日里都不怎么笑呢,你一来竟笑了!”琦玉的语气温柔而略带些故作的抱怨。

     “他笑起来十分好看呢!特别是这眼睛,简直和姐姐一模一样啊!”灵歆看着这个小小的东西十分欢喜,炫耀着自己的发现几乎停不下来,“还有这个轮廓和鼻子,十分像陛下呢!长大了必定又是一个清俊迷人的公子,不知要迷了多少姑娘呢!”

     “歆儿这话说的好似自己深有感触呢!”琦玉调笑道。

     “哪里有,我长这么大可见过几个公子呢!”她羞着反驳,脑子里却是蓦地想起眀翊来,那一身清贵俊朗的模样可是和宁国司寇家的那个三公子不相上下呢,果真是人中龙凤啊!

     “那现在脑子里想的又是什么呢?”琦玉望着有着出神的灵歆调侃。

     “哪里有,黎王虽然俊秀,但我也只是一直倾佩他为人罢了!”

     “真的?”琦玉有些不信,黎王确实是有着让人不容忽视的风华呀!

     “当然,若是可以,我可希望和黎王陛下引为至交呢!你看我像是那种注重容貌这外物的人么?”灵歆一脸正经模样。

     琦玉笑着眯眼看她,“却不知是哪个人当年硬要拽着我和琦良躲在树后看司寇家的三公子呢!”

     灵歆霎时有些尴尬,深感当时拽着这两个人出宫就是个错误,解释道:“三公子才名远播,我亦是好奇呀!”

     就在这时,刚刚被琦玉抱在怀里的小公子却是有些不耐,像是要宣誓存在感一般调皮地踢着裹在身上的锦被,两只小小的手臂扬起来竟是伸向灵歆。

     “他这是,要我抱么?”灵歆惊讶地抬头,有些小小的无措。

     琦玉也有些惊奇,却是轻轻将他放在灵歆怀里,并耐心教她要怎么抱这个金贵的小公子才好,因为刚才进来两人想说些体己话,便将宫人和退了出去,此时只能亲自整理被褥,准备将这个顽皮的小东西放回榻上去。

     灵歆抱着这个小东西感觉就像是抱了一块豆腐,动都不敢动一下,抱紧点怕他痛,抱松点又怕他掉下去,一时间尴尬不已,那小东西却是一点也不顾她紧张兮兮的心脏,欢快地踢着被子,灵歆更是瞪大了眸子紧紧盯着他,生怕出点什么岔子,到时候怕是陛下和琦玉姐姐怎么饶得了自己啊!

     然就在这小东西欢快地摇晃着小手小脚完全管束不住的时候,灵歆却是忽地瞧见这小公子的脚底有什么东西,仔细看去竟是七颗黑痣,那痣状似北斗,饱满而亮,灵歆一时间竟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愣愣盯着出了神。

     脚踏七星,是帝王之相啊!

     难道这早已衰落的大周皇室,竟是会因为这位初生几日的小公子再续往日辉煌么?

     怎么可能,大周衰势早已不可逆转,怎么可能因为一个脚踏七星的小公子死而复生呢?

     可转念一想,她不信不代表没人信啊,如今这帝王之相于他而言,却是祸非福啊!

     难道那些刺客,是因此而来?

     就在这时,琦玉走了过来,看到她望着周衍的脚出神,奇道:“这是怎的了,那日陛下看到这黑痣的时候也是这般愣神呢!”

     “琦玉姐姐,你老实告诉我,这件事还有谁知道?”灵歆一脸正色,却是暗藏着不可见的小心翼翼。

     “应当就只有陛下、我还有这几个照顾衍儿的宫人了。”琦玉也是被灵歆一脸的严肃惊住了,小心道。

     “那几个宫人可还可靠?”灵歆紧张道。

     “应当是吧,还是衍儿出生后陛下专门找来的呢?都是宫里的老人了!”琦玉回。

     “那就好,琦玉姐姐你可要记得,此事万万不可传扬出去,否则公子的处境会更加危险。”灵歆略松了口气,却仍旧一脸严肃,心下暗忖,陛下应当知晓这些,且做了准备,可既然如此这刺客又是为何而来。

     联想到此次不同以往的京都大祭,阿爹的失常,灵歆感觉必然发生了什么事将这矛头指向了京都来。

     难道是那次占卜?她想起阿爹那次萧索颓然的背影,那次占卜的结果,到底是什么?

     “好的,我必定守好此事,可这,有什么不对么?”琦玉仍旧忍不住问道。

     “琦玉姐姐,此事非同一般,知道越多可能就越危险,陛下未曾告诉你也是为你好。”灵歆安慰道,心想此事到底要不要告诉阿爹,竟是一时没了主意,她信阿爹的,可是她不信宁王。

     她不想隐瞒阿爹,但是也不能因此害了小公子和琦玉姐姐啊!况且现下她对许多事知之甚少,着实不宜妄动。

     “还有,我知晓此事的事情也不可告诉陛下,免得节外生枝!你只要记得,灵歆我和姐姐你自小一起长大,必然不会害你便是了。”她叮嘱着,一边将小东西放回琦玉的怀里,心想必定要找个什么万全的法子遮掩一下这祸乱根源啊,真是伤脑筋!

     “是何事不能告诉我啊!”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虽然中气不足略显虚弱,却仍旧清朗。

     灵歆和琦玉两人一时怔愣在哪里,心里像是雷了鼓一般咚咚直响,却还是强作镇定地福身见礼。

     “平身。”这位少年天子声音卓卓,发白的唇边带着温和的笑意,许是在内宫的关系,状态却是感觉比宴会上更好一些,应当是饮了些酒的,眼里略显迷蒙,走近了就能闻到清淡的酒香。

     “只不过是些女儿家的心事罢了,想来陛下也不会感兴趣!”琦玉淡笑着回道,却是有一层薄汗积在额上,整个后脊都僵硬着。

     陛下虽然体弱多病,但是也毕竟是大周天子,哪怕大周衰败多年也依旧有着其他侯国不可比拟的底蕴,若是与灵歆为难,一个小小的宁国又哪里护得住她!

     灵歆更是低着头不敢说话,她与这位大周天子从无交际,今日也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不知他到底听到了多少,此时说话就怕是多说多错,更何况她一个外人在此时说话也是不合适。

     “是么?”这位天子仍旧是笑得温润,灵歆却感觉背上一片寒意,难以分辨这位天子究竟在想些什么,果真是君心难测,伴君如伴虎啊!

     ”是啊,这位就是妾以前常和您说的宁国司祭之女灵歆,和我弟弟琦良同岁,也算是从小一同长大,是个活泼灵动的丫头呢!“灵歆知晓琦玉是在告诉陛下自己与她情谊深厚,彼此了解,并不会害她,可是陛下信多少就难以断定了,毕竟此时两人分离许久,也算是各为其主,身处异营了吧!

     灵歆只感觉落在身上的那道威压略微减轻了一些,天子那清淡温和的声音在头顶徐徐飘散开来,”原来是灵歆丫头啊,以前常听琦玉提起你呢,朕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不必这般低着头,不晓得的还以为朕欺负你个小丫头呢!“说着他轻笑着转了话头“或者是刚才以为朕听到什么女儿家的心事不好意思抬头?”

     这位天子弱冠未几,却一口一个丫头,温和耐心的声音如同一个长辈在同晚辈说笑。

     灵歆抬起头来望过去,这位少年天子的脸色虽然苍白,但是约莫饮了些酒的缘故而有些淡淡的红润,病态的脸上终于有了些少年人特有的生气,但他此时故作长辈的模样与身为天子的威压仍旧让她略有不适,提到“以为朕听到什么”一句话时更是将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事情,着实是知道的越少越好,可自己却是一不小心知道了太多。

     “哪里,陛下天子威严,是臣女胆怯,一时不敢直视。”这位天子没有说什么,她只能继续强作镇定。

     “倒是个会说话的人呢!”天子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夸奖道,从进门到现在一直是这般温和的模样,竟是没有显出一丁点的不快与怀疑,只听他亲切地继续道,”不过刚听玉儿说你们在说些女儿家的心事倒是教我有些好奇呢,难道真是碰见了哪家的公子?“

     他好似真的对这些才子佳人的话本子故事感兴趣,兴致勃勃关心道,从来病态苍白的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兴趣,好似一个从来不食烟火的人忽然落入了凡尘。

     ”哪里有啊!“灵歆想着一直诚惶诚恐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与其那般惹人怀疑还不如索性小姑娘心性些,于是抱怨道,声音里有些小女儿的害羞与娇气。而周凌墨更是暗暗打量着这个灵动的少女,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哪里没有,刚刚还和我说觉得黎王殿下玉树临风,风华无双呢!现下陛下来了你倒是忘得快!”琦玉也是感觉到了灵歆的转变,配合着说道。

     “姐姐你······这不是让陛下见笑么!”低头娇嗔,面色绯红,一双素手绞在一起尽露女儿家的娇羞,琦玉的话倒是让灵歆真有些难堪了,毕竟陛下也是个男人,这神情姿态倒是有了几分真,低声嗫嚅,“你刚刚还不是说陛下俊逸温柔······”

     那天子的脸上不觉染了笑意,“好了好了,怎的说到朕身上了。”却还是有些打趣地说道:“那要不要朕给你和黎王做个媒呢?”

     “这可使不得,”灵歆一下子惊呼,她对黎王真的谈不上爱慕啊,顶多是倾慕,两情相悦亦是天方夜谭,谈婚论嫁更是不应该啊!回过神来方觉有些失礼,正色道,“这就不敢劳烦陛下了,黎王殿下美名远播,臣女也是有几分敬佩罢了,远观可以,怎敢玷污玉树啊!”

     “哈哈,你这小姑娘倒是有意思!”周凌墨朗声笑道,不同于以前的病态的安静,有着平日难见的俊朗,天家的儿郎,却是都有那凡人难有的俊美么?

     “陛下,宁国司祭灵山觐见!”有个小太监跑进来喊道。

     “必是找你这个半路出逃的丫头呢!我就不教他进来了,你直接出去随你父亲回家吧!”周凌墨摆摆手,声音带着些调侃的笑意,好似在温言责怪一个调皮的孩子却又从心里宠溺,不愿责怪他一般。

     灵歆赶忙告退出了门,心里却感觉一阵逃出生天的安宁,虽还有些担忧,但一颗大石还是霎时落了地,在那位天子面前,简直心理压力大得不得了,生怕出点什么差错啊!

     然而,一门之内的琦玉却感觉这位一向温柔的丈夫此刻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复杂难辨,不可捉摸。

     可却又很快恢复如初,仿若错觉,只听得他温言如故,叹息道:“今夜饮了些酒,确实有些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