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河西之震
    “陛下,河西将有地动之险。”灵歆将占卜结果告知周天子的时候他神情先是一震,而后渐渐晦暗难明,而一旁的大臣眼里却是闪出明显的轻蔑与不信任。

     尽管没有公开,可所有庙堂之上的人皆心知肚明,这世间所有的司祭都早已占不出任何东西,若不是祭祀与治民的需要,他们何须对着这样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毕恭毕敬,这小丫头还真是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竟编出这样的谎言。

     尽管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低着头,灵歆却能看到有人勾起的嘴角,是轻蔑与不屑。

     “禾支大人难道有异议?”旁边的玄觐忽然道,一向清冷的他说出这话来的时候有种隐隐的威严,那是一种浑然天成的高高在上。

     “不敢!下官不敢!大······大人······大人恕罪!”被点到名的那人慌忙跪下,平日里尸位素餐,美人酒肉养出的肥膘在他跪下的时候颤抖如同筛糠。

     就算那传言穿得神乎其神,他也不敢在这位面前造次啊。

     这司祭是千百年前就有的,比之大周的历史还要久远,虽然现今渐渐没落,可面前不是别人,却正是司祭一族中最正宗最久远的那脉,谁能想得到他有着怎样的实力,回想起历代相传的那些关于司祭的各种诡谲的能力,他不由惶恐,他怎敢,怎敢在这位面前放肆啊,他舌头发僵,他不该忘记忘了,这个小女娃,是他找来的啊!

     旁边的玄觐却是没再理下面跪得瑟瑟发抖的人,只是对着周凌墨道:“陛下,我想我们需要去河西一次。”他声音清冷,甚至没有躬身行礼。他谨守这司祭一族的骄傲,哪怕面前的是大周的天子。

     “很严重么?”周凌墨终于开口。

     “对的,可能还会伴随天狼逐日之象!”玄觐正色道。

     “天狼逐日!”那又是天下乱象啊!难道这周王室真的要亡了么?以至于这位向来隐居灵台山的司祭都不得不离开到河西一趟么?

     “好吧!那你尽快回来!”周凌墨沉声道,话音刚落便又补充道:“罢了,不必赶时间,一切安排妥当再回来也好!”

     “谢陛下,那玄觐这就离开了!”玄觐拱拱手退下,灵歆赶忙跟在他身后,他脚步并不快,灵歆跟起来并不很困难,可看着他那不紧不慢的步伐,她不由想这人还真是,冷静得可怕!

     “明明只有地动的!”出了皇宫的时候灵歆终于没忍住问了出来。

     “你确信么?”玄觐停下步子,转过头来定定地看着她。

     “我……”灵歆有些发怯,无言以对,她是不敢,从来她占卜就那样烂,怎么敢说得出确定这样的话来。

     看着灵歆那小心翼翼认错的小表情,玄觐不知为何心中有些不忍,“以后不确定就莫要随意指责别人,虽然这次你说的并没有错。”

     “哦!”灵歆点点头,却忽然反应过来,“你说我没有错?那你为什么要对陛下说……”她疑惑不解。

     “因为地动的份量,还不够。”他的声音有些清远,却是更令她迷惑不解。

     为何不够,不够什么?

     “因为这国,不等于这天下。而司祭心中,装的应该是这天下。”灵歆听到这话的时候忽得一僵,这话,当年阿爹也说过,阿爹要她记得的,那位玄霖司祭所坚持的。

     她瞪着眼睛看着玄觐,企图找出一点回答,可却无解,他眼中总是一片清冷,单调难辨,侍神之人,都是这般么?

     玄觐却是没有再纠结于这个话题,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方玉珏,俯身往灵歆腰上系去,灵歆的目光顺着那人看过去,就看着那人俯身在前,如墨青丝垂下,遮掩住那清冷的眉目,他那骨节分明的指灵活翻转,同那圆润洁白的玉一般颜色,分不清是玉是他。

     “这玉名唤猗瑶,我今日将它赠你,今后,你便唤作梵音了!”灵歆听到玄觐如击玉流水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那声音虽依旧清冷,却似有莫名的感伤萦绕其间,这时的他,有些不像他,而更像个活生生的人,活在尘世的有感情的人。

     “嗯。”灵歆轻应,不,她应该唤作梵音了。

     那边周天子已经派人快马前往河西传递消息,而玄觐与梵音二人未及回灵台山收拾行装,差不多下午日头偏西的时候便乘着马车直往河西而去,驾车的是个20多岁的男人,一身灰衣,从不说话,低调得几乎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若不是听到玄觐唤他靖峰,她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而玄觐,一路也更是寡言少语,可以说非必要绝不开口。

     一路西行,路并不宽敞,有些颠簸,但是车内的陈设十分舒适,所以也未感到多不适,望着窗外那繁茂的草木,梵音脑中开始渐渐有什么连成线。

     河西,传言位于泸河以西,周赵之间,但是如今泸河却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了纵横的山川与贫瘠的土地,是整个大陆出名的穷乡僻壤,甚至所属的周赵也对其完全不重视,任其自身自灭。

     她似乎忽然懂了玄觐说地动还不够的原因,如果只说地动,那么此地本就是其难以脱手的一块死肉,加之与赵国接壤,地动亦有赵国之故,无人会归罪于周天子,那么此地的灾情将有他哪里会重视。

     但是若是加之天狼逐日之象便不同了,天狼逐日乃是乱世之象,比之血月更要严重许多,它是天下易主的标志,一旦出现,那么就昭示着上天为这天下重新选择了天子,周王室所残存天下的最后一丝尊荣与价值也将消失不见,那么周天子,不可能不在乎。

     “玄觐,我似乎懂你的意思了!”灵歆望向玄觐,那人正倚在车内的小塌上看书,偶尔翻页的时候优雅得如同王孙贵胄,哦不,这人比之王孙贵胄还要稀罕。

     “嗯。”那人应了一声,若有似无几乎让人以为他没有说话。

     “哦。”梵音低头,他与她,真的没什么可以说的么,她有些尴尬。

     马车里的气氛安静得诡异,一人悠然自若,一人坐立不安。

     像是终于发现梵音的局促,玄觐递了本书过来,目光却是依旧未曾离开书本,梵音伸手去接,然她就在刚捏住书脊,玄觐还未放手时,马车忽得一晃,本来坐着的梵音就顺着那书径直摔到玄觐怀里。

     梵音顿时僵住了身子,那人的怀抱很暖,有冷香丝丝缕缕传入她鼻间,若有似无。

     她感到自己的心跳得如同揣了只小兔子在怀里般,几乎听得到那咚咚的声音,他,不会也听到了吧。她顿时慌了神,尴尬得脸颊顿时红了一大片,局促之下慌忙扶着车身站起,喏喏道:“对不起,我没想到……没想到这车忽然晃。”

     “无事。”那边玄觐开了口,声音清清冷冷如同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这边的梵音心中松了一口气,故作无所谓地拿起一本书挡在眼前,却是一个字也没看进脑中。

     她太紧张,太尴尬,以至于没看到玄觐眼中一闪而逝的失神与迷茫。

     他这是怎么了,刚刚她倒在他怀里的时候,他竟有些心乱,许是从未和女子离得这般近过吧,不过那股莫名的熟悉感又浮现上来,似乎有种隐隐的什么缠绕着,他想知道,可更知道,他卜不出这人的命数。

     马车仍旧全速前进,只不过那马车渐渐平缓了许多,驾车的靖峰仍旧一言不发,让梵音猜测这人是不是有什么隐疾以致无法说话。

     晚间的时候他们路过了一个客栈,却是没有停继续向前行去,终于合上书的玄觐终于发现了坐在那里垂着头早已睡着的梵音,自己看书看得太入迷,没发现她已经睡着,可她竟也没发出一点声音,他起身过去将她抱起,轻轻放在了自己刚刚卧过的塌上。

     “阿爹!”他听到她轻轻喃了一声,声音柔软娇弱如同小猫,他愣了下,而后唇角扯起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果然还是个小姑娘啊!他给她盖好被子,坐到了梵音原先的位置,倚着车闭上了眼。

     窗外星月皎洁,银辉洒在这疾驰的马车上,惊静了一路虫鸣。

     梵音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玄觐坐在那里看书,有晨光从他背后的窗子透过来,映在他发上、脸上,显得那人是那般清逸无双。

     感到那人似要抬头,梵音赶忙闭上眸子,转过身来面向车门,而后装模作样地将被子往上拉了拉,堪堪遮到眼睛的位置。等了好一会儿才又偷偷掀开一点眸子偷瞄那人,以前一直以为司寇家的三公子苏鹤已经十分俊逸了,没想到这人更在其上,不晓得他的父亲玄霖司祭又是如何呢?

     “既然已经醒了就起来吧。已经快要到河西了!”梵音听到那人笃定的声音传来,无奈睁开眼坐起,奇道:“还得多久啊!”

     只见玄觐优雅地翻了一页书,声音淡淡:“之前给你的那些地方志没看么?”

     “看了看了,可能……可能……那个……刚睡觉起来有点懵。”梵音只觉尴尬,她是看过,然而真的,有这么个大神坐在这里,她真的,很难有用脑的习惯啊!

     她都忘了,周天子能够直接管辖的地方本就不很大,加之各国的蚕食,如今更是所剩不多,快马一日到河西,已经算是很远的地方了。

     不过他们要去的是临平城,河西周属郡临平郡的临平城,中间还要经过大片的山地,可以说,真正艰苦的日子,才刚刚到来呀!

     果然,刚一进临平郡,马车的行进速度便慢了下来,忽而上坡忽而下坡,转弯亦许多,速度虽慢,却是比之之前更颠簸了几分,不过因为心里早有准备,所以两人倒是没有像之前那般摔在一起,玄觐抓着车辕,看着那边紧紧抓着车窗沿却仍旧被马车颠得东倒西歪的梵音,下意识伸出手去的时候却是愣了一下,心中失笑,又不着痕迹地恢复原状。

     他微微叹口气,朝着外面道:“靖峰,此地地势凶险,略慢些吧!”离预示的地动还有十多日,到临平城应该够了,况且陛下之前就已经快马传了消息过去,应当是没什么问题的。

     临平郡守李文宽,希望你莫要令我失望。他在心中一字一句道,眸色深沉如幽潭。

     果然,车很快慢了下来,颠簸要轻了许多,玄觐揭开桌子上食盒的盖子,露出里面是各种花花绿绿的点心,“吃吧!”他说了这样一句话复又翻书看了起来。

     这边的梵音拿起一个点心吃了起来,她确实饿了,那日祭礼结束的时候就已经过了午,只在傍晚时临走的时候才匆匆吃了些水果糕点填填肚子,昨天着实太累,她还没来得及感到饿就已经困得睡着,醒来又到了如此颠簸的河西山地,两手抓着窗框就没敢松开过,生怕再扑倒这位司祭大人的身上去。

     那点心的味道着实好,甜而不腻,绵软可口,她一下子吃了许多,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盘里就剩了那么几块,额,或者也可以叫三块,那三块小小的糕点躺在盘子里时是那般瘦小,她再次一脸尴尬地望向玄觐,他也才17岁,她心中比划了下那三个糕点的大小,回忆了一下作为一个13岁的男孩子的琦良的饭量,心中有些担忧,眉目不由紧锁,不知该怎么开口才好。

     “你醒来前我已经吃过了!”玄觐未曾抬眼,望着书道。

     “哦,那就好。”梵音松了口气,她默默胸口,和这人在一起还真是一天到晚尴尬得要死啊!

     她正准备拿起一本书来读,却是忽得注意到了那盒子,那盒子被牢牢固定在桌上的一个方形凹槽里,那盒子是金丝楠木制的,盒口处接了一圈厚厚的磁铁,盘子里分了许多方格,每个方格里恰好能放进去一块点心,放进去之后和盒子正好齐平,而那盒盖四缘却是铁制的,因而方才颠簸的时候那点心竟是一点也没有被损坏呢!

     她心中不由啧啧赞叹,设计这盒子的人当真是了解这旅途的颠簸之苦啊,心思真实精巧之极。

     她复又埋头看书,整个马车寂静得厉害,连在外面驾车的靖峰都未曾发过一言,只能听到外间马蹄得得踏在马路上的声音与车轮滚过地面的声音,在提醒着他们,这场旅途,是多么的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