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愿侍清风
    自黎王离开后阿爹就似乎有些心事,当然,可能这有些心事的开始也可以追溯到国祭前夜,但是灵歆已经无暇去思考这个深奥的问题了,因为阿爹昨天晚上说今晨要去京郊祭拜一位故人。

     故人?哪位故人?自她记事以来父亲便从未离开宁都凌阳,哪里来的故人,而且故人便罢了,父亲不惑之年怎的就有了已经过世的故人呢?且从未听他提起过,不解不解啊!

     灵歆跟在灵山后面一边走一边想,不知不觉就落下好远,她的苦恼似乎永远在于她总是想着一些自己得不出答案的问题。

     清晨的京都有着不同于夜间的宁静与清美,太阳刚刚探出头却并没有旭日东升的光芒万丈,好似被冻结在冬日冷冽的寒风中,橘红色的轮廓清晰可见。

     而这种清冷在京郊便体现得更加明显,几日前落的雪还残留在不远处的深林之中,寂静中似乎还能听到寒风穿梭在林间的呜咽。

     灵山让灵歆将带的酒水和祭品等东西放在坟前,便开始动手摆弄,而灵歆则开始好奇地打量这座坟,这是一座普通的坟茔,坟上杂草丛生应是少有人来,坟后是密植的白杨,坟周环绕着翠柏,在晨光中清冷得如同落了霜。

     坟前的墓碑应当是柏木所筑,已经在风吹雨打中有些苍凉的味道,但是墓碑上却书着几个遒劲清逸的墨字:大周第81代司祭玄霖之墓,立碑人是玄觐。

     原来这是前任司祭玄霖之墓啊,灵歆在心中轻叹,果然是京都,风水就是好,这才不到几天便见到许多以前只在传说中才能见到的人物啊,额,见到人物的墓可能也算见到了吧,有点诡异······

     她兴奋不已,玄霖啊,就是那个被誉为才谋天下第一的司祭,那个在各诸侯国竞相以厚贽相献愿委其高位时说出:“愿以余生侍清风”的人啊,灵歆一直以来便倾慕的这位才冠京都的司祭,竟是阿爹的故人!

     她忍不住好奇出声:“阿爹,你认识玄霖司祭?”

     彼时灵山正将玉壶中的美酒倒进酒樽,美酒香醇的味道便随着这个动作在空气中飘散开来,氲得人有些醺然。

     他仍旧跪着,却是转头吩咐道:”歆儿,跪下!“

     ”哦!“灵歆应了一声,这样一个人物,她得跪,跪得心甘情愿。不过她仍旧好奇,瞪着一双清凌凌的眸子望着灵山。

     灵山没有再转过头来,清晨的微风拂起他有些碎入银丝的发,鼓起他那宽大的灰色长袍,只见他举起酒杯一口饮尽,许久灵歆才听到阿爹低哑的声音顺着风传来:”是呀,认识许多年了!“

     他的声音有着浓重的怀念与悲伤,有着饱经风霜后的凄清与苍凉,那人一席青衣举杯畅饮的模样似乎仍在眼前,让人至今都不敢相信他早已离开这尘世许多年。

     ”可竟从未听阿爹提起过呢!“灵歆有些疑惑,”那他一直都是所传言的那样么?从小便是么?“她有些急切地打听起来。

     ”是啊,在世人眼中他从来便是那样一个洒脱得让人以为要随时乘风而去的人,然而,“他忽然转过头来,眼睛灼灼地盯着灵歆,”他其实是一个心怀天下的人啊!“

     ”心怀天下?“灵歆疑惑,能说出愿以余生侍清风这样句子的人,难道不应该是超然世外,与世无争的人么?

     ”歆儿啊,你现在还小,可能不会懂,有的时候,不在尘世,却不代表丢弃尘世啊!“灵山的话回响在灵歆耳侧,她确实不甚懂,不在尘世,却要如何为尘世而活?

     ”歆儿,你应当听过那句话吧!“

     ”愿以余生侍清风?“当然,闻名于世,几人不晓?

     ”对,那你可知这下句是什么?“

     ”竟有下句?“灵歆有些惊异,这人以此句闻名天下,为世人所称道,竟有下句么?她似乎从未听过啊!

     ”是啊。“灵山的声音有些飘渺。良久才吟道:

     “愿以余生侍清风,得携安平入万家。”那字一个个落入风中,却是带着无比沉重的力道,原来这才是那人倾一生所付之业啊!

     因为心怀天下,所以不愿为一国驱使么?可大周衰落日久,他如此执着天下,岂不无异于螳臂当车,如何抵得过分崩离析的洪流?

     安平?大周争得来么?还争得起么?

     “歆儿,也许现在你还不懂,但你要记住,国,不等于这天下啊。”

     “歆儿记得了!”灵歆垂首,觉得今日的阿爹似乎有些伤感怅然,不过也应是,阿爹与这位司祭的关系,应当很好吧!

     灵山又转过头去,竟是半晌未动,惟留他的长袍与碎发在风中飞舞。

     灵歆感受到风吹过,不由抬起头来,玄霖,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啊!

     他生前才名远播,却仍旧甘愿屈居周氏做一名司祭,虽然司祭基本为世代之职,但是在这纷乱破碎的时代里似乎早已经不如争霸夺权那么引人重视,他有将相之才,得厚贽所邀,却仍旧愿意做这个司祭——这个即将走向崩塌的大周的司祭,究竟为何?

     而他的坟,虽然周王室早已衰落,但是向来重视神职的周王室又怎么如此草草葬下自己的司祭,而更遑论许久未曾有人清扫坟茔。

     更闻今年新任的司祭是其子,这坟茔却如此简单破旧,却竟无人清理,实在怪哉啊!

     不过灵歆倒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世人眼中超然世外的人,便不该葬在那重重汉白玉堆砌的华美墓葬里,他是这样一个自由自在的人,便该有这样自由自在的居所吧!

     他应当是满意的吧:生前不在俗世,死后不踏红尘。

     可他的安平,却要去哪里找呢?

     怅然之中灵歆忽然想起了这位今年新任的司祭玄觐,这位八岁便开始主持京都王室祭祀占卜一应事宜,十七岁便正式担任京都王室司祭的少年,据说,从未拜过神呢!

     果真奇怪!

     不过此次京都祭祀,应该会见到这个奇特却又一向低调的司祭吧!

     灵歆正想着,回过神来就发现阿爹已经默默收拾好东西往城内走,好似失了神一般,竟是没有叫了灵歆一声。

     最近阿爹有些不对劲啊,灵歆暗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那次占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