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为尔着衣
    玄觐的窗户没关,所以这边梵音磨磨蹭蹭洗完碗,路过那位大人房间的时候正看到他在看书,她看着那人一脸悠闲的模样,心中气愤不已,忿忿朝着他举了举拳头,咬牙切齿道:“玄觐,你等着,做饭这事我认了,可我就不信你还能一直这样欺压我!”

     “是么?”玄觐翻了一页书,却是没抬头。

     “额,哪里哪里,那个你明天要考轩辕帝的卜书是吧,我这不正准备去看呢么?”梵音看着那人却是不由怂下来,飞似的一瞬间消失在院中,他那副清清冷冷的样子,还真是!让人拒绝不得!

     这边玄觐看着书,嘴角却是不由露出一丝笑,那笑淡淡的如同清荷摇曳,如仙如画。

     那边梵音从书架上抱了厚厚三大本书下来的时候,心中只感觉一阵凄凉,她说过要好好学习,但是现在,这个学习的量可能颇有那么一些大了。

     她翻开那厚厚的卜书,嗯,其实她是学过那么一些的,可是,卜书这个东西,她从来都是临时抱佛脚,何德何能可以记到现在,她只知道自己学过,但是要说学过什么,那脑中还真是一片洁白啊!

     她正正衣襟做好,开始翻看,一个下午的时间,从日头高照到夜幕低垂,从正襟危坐到恹恹欲睡,本来就长途奔波,如今更是越到后便越是瞌睡,点着头脑袋不知磕到桌上多少回。

     梵音越睡越香,直到梦见烤鸡饿醒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已然到了晚上,迷迷糊糊间问了句可以吃饭了么,半晌没人回答才反应过来做饭这事是自己负责的,那位大人他,可能不需要。

     她用尽了自制力才从床上爬起来,被窝里简直暖得让人如痴如醉。等等,床?她怎么在床上,难道,是自己太累,梦游了不成,下意识走到床边躺了?天,这个发现太惊悚,应该不会吧!

     想到这里,本来还迷迷糊糊的她霎时清醒了过来,她披了件衣裳出门的时候就看到了漫天的星辰星辰,皓月当空,月光洒在庭院中,映得这方青石院中如积水空明,四周的虫鸣声此起彼伏,却越发显得寂静而美丽。

     她正准备去厨房,却发现玄觐的房间中仍然亮着灯,他的窗户还没有关上,烛光被从窗外透进来的夜风吹得摇摇曳曳,透过窗户正好能看到案前的他,他应该已经睡着了,一手支着头,一手还在书页上,他的白袍被夜风吹得微扬,整个人却是一动也不动。

     虽然今日对这人的言行颇多不满,但她其实也无多大的怨言,甚至觉得有个人可以发脾气的感觉真的很好,那是家的感觉,也许吵吵闹闹,但是很幸福,更何况她知道,他是为了她好。

     而此刻看着烛光下的玄觐,她却是有些心酸,这人这十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么?看书看得累了,就这么坐在桌上支着头就睡了么?他的窗户也还没关,风吹进去会着凉吧!他竟然就这样一个人在这灵台山上生活了这十多年,没有一个人去提醒他,提醒他到床上睡,提醒他关窗,只是生病了自己扛着,说是幽静恣意,却不如说孤独。

     她不禁走了进去,轻轻推开门的时候伴随着嗞呀一声轻鸣,可他仍旧没有醒,相必是真的累了吧!她走过去,到衣柜中拿了件裘衣给他披上,又走到窗前轻轻关了窗,返回准备吹灭烛光的时候正看到那人的睡颜,平日里他的脸总是有些病态的苍白,如今在灯光下竟是显出暖暖的色调,平添了几分柔和。

     他真的是个颇俊逸的人,平日里就一副芝兰玉树,仙气飘然的模样,如今近看更是精致得不得了,一眉一眼都像是从画里摹下来的一般,没了那清冷的眸子,反而平添了几许俊朗与柔和,其实那眸子也是极漂亮的,只是笑得时候很少,所以看人的时候便总是显得疏离而清冷,让人不敢直视。

     她轻轻吹灭了灯,出去的时候轻轻合上了房门。

     她本想到厨房找些吃的填填肚子再回去温书,可刚靠近厨房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醇香,顺着灶台微弱的火光,她走过去时就正看到那灶上温着的白粥,灶里的火将熄未熄,灶上的粥热气袅袅,香气袭人。

     她没点灯,月光从窗外透进来的时候映得屋子里很亮,她盛了些粥在碗里,眼中却有些湿润,相必自己之所以在床上,也是他抱自己上去的吧,这人,其实真的很好,好到总是将别人照顾得很好,却总是忘了自己。

     就像那日初到临平,他帮她准备了裘衣,自己却仍旧是那一袭白袍,在冷风中猎猎飘扬,她看得出来,他的身体算不上好,甚至是有些弱,可平日里却不见他生什么病,所以便总是以为这人很好,却不知他那么周到的一个人,却总是偏偏忘了自己。

     那粥很暖,很香,却如鲠在喉,她觉得自己,真的找到了一个家,找到了一个想要好好照顾的人。

     因着已经睡过一觉的关系,再加上这一番折腾,回去房间里的时候她已然再睡不着,便走到桌前点了灯准备将那书看完,那书页已然陈旧,却是有许多他做的笔记,她也提了笔,在书页上写起了小注,一笔一划,和那人,竟是有四五分的相像了。

     窗外,虫鸣依旧,月光如华。

     窗内,一边是烛光猎猎,碎碎书声;一边是寂寂好眠,难得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