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临平得救
    转眼时间已经过去三日,距离预示的地动还差不过两天时间,整个临平城也似乎陷入了暗暗的恐慌之中,大街上的行人总是脚步匆匆,难得聚起的两三人更是谈地动而色变,李文宽发了一通又一通的告示,可下面人的议论声却是越来越大。

     路上!路上!三天了还在路上,可距离地动不过两天了,迫近的时间与未到的钱粮逐步蚕食着人们的意志,钱粮,真的在路上么?还是,这只不过是官府的一个谎言?司祭,真的能够救这临平么?或者,他根本就没到临平!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角逐,因为在生命的威胁面前,所有的信任都将摇摇欲坠,土崩瓦解。

     终于,压抑的恐慌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爆发,愤怒恐慌的人群疯狂地涌向郡府,无需任何人的组织与煽动,一日,最后一日了,他们离不开这临平了,将要死在这里了。

     郡府门前的李文宽还在安抚着愤怒的人群,可他除了空喊着钱粮已经在路上什么也不能做,无言以对,无法承诺,可他仍旧坚持着,他相信玄觐大人,因为他的坚定与冷静,更因为他在这里,同他们一起,在这危险重重的临平啊!

     “钱粮真的已经在路上了,我们要相信陛下,相信我们的司祭啊!”李文宽用尽力气朝着人群嘶吼,已经哑掉的声音如同困兽的嘶鸣,青筋在他的额上蔓延,仿佛下一刻就要崩开,鲜血四溅。

     “李大人,这话你说过多少次了?如果那钱粮真的在路上,为何这么久都未到,朝廷是在骗我们啊!在骗我们啊!”人群中有人怒吼,

     “李文宽,我们敬你为临平百姓做了这许多,可如今,你却是要将我们往那死路上逼啊!”

     “对,若是我们当时走了,何至于此,都是李文宽,都是李文宽啊!”

     “对,当时你为什么不让我们走,为什么?”

     “这一切都是李文宽害的,都是李文宽害的啊,他害了我们,害了这临平啊!”

     ······

     台下的人群越来越激动,仿佛一头头野兽,他们向前挤着,举着拳头,红着脸叫的声嘶力竭,他们愤怒地看着李文宽,仿佛下一刻就要冲上去咬破他的喉咙,吞噬他的血肉!

     “呵,玄觐,你真该好好看看,看看这群失去理智的人,看看你们司祭所护佑的百姓!”一个妖异至极的声音在郡府对面的帘幕后响起,如同冰冷的蛇一般缠绕而上。

     李文宽为这些人所做的一切,竟是连他们此时的一点信任都换不来,这些人没有理智,永远将自己蝼蚁般的性命最重,他们根本不知道,如果当时李文宽真的放他们离开了,他们只会死得更快。

     那边的李文宽还在坚守着:“司祭大人就在临平,如果钱粮真的不会到,司祭大人怎么会留在这里?”他嗓子几乎哑掉,喊得声嘶力竭,绝望而无奈。

     “你说在就在么?你害了我们,谁能证明你不是在说谎?”

     “是啊,你说司祭在临平,可在座的各位父老乡亲说说,你们谁见过司祭?”

     “我就在郡府外卖豆腐,可从来没见过有什么人进过郡府!”一个汉子大声嚷道,一石激起千层浪。

     “是啊,我也没见过!”

     “我也没有,我也在郡府旁边,也没见过!”

     ……

     人们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他们已经不相信了,无论是谁,哪怕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他们的父母官,他们的亲人,他们都不会相信,他们已经疯狂了,在这生命的威胁下。

     他们越来越激愤,朝廷已经抛弃了他们,任他们自生自灭了!他们疯狂向前涌着,衙役们组成的分割线如同潮水一般波动,他们已经没有力气了,可另一边的百姓们,却越来越用力地向这边涌来。他们要挡不住了,这分割着官与民的界限,仿佛下一刻就会崩溃。

     “司祭!是司祭大人和灵女来了!”李文宽忽然望着人群后喊道,“是大人啊,大人他来了啊!”

     “你还在骗我们!”

     “是啊,你们在骗我们!”

     “我们不信!”

     ……

     “是真的,下官拜见玄觐大人!”李文宽忽的跪下,他已经脱力了,如释负重,与其说跪,不如说跌下更贴切些。

     “真的,是玄觐大人!是玄觐大人哪!”有人望向身后,叫喊道。

     随着喊声增多,越来越多的人向后看去,竟然是他?那个客栈里如谪仙一般的少年!

     人群顿时诡异地安静下来,却不是相信,而是震惊,是怀疑,是难以置信!

     司祭大人,怎会如此年少?他,真的是司祭大人么?

     “钱粮已经在郡府的仓库之中,大家放心,临平没有被抛弃。”只听那人淡淡道,没有丝毫的恐惧,不安抑或掩饰,他清冷的眉目没有任何表情,却莫名令人心安。

     “真的么?”人群中有人低声问道,随还带着怀疑,但心中却已然相信了大半,只因那人的神情,没有丝毫的惊慌与掩饰,只因那人还在这里。

     “对,这位是秦国的商人顾行,钱粮便是他运来的。”玄觐指着身后一男子道,只见那人一身玄袍,挺拔如松,剑眉朗目,气度卓绝,明明没什么表情,却仍旧令人感觉有隐隐的威严压迫而来。

     “日夜兼程,却仍旧是来晚了,抱歉!”只见那人拱拱手,虽略弯了弯腰,却是完全没有任何卑微示弱的痕迹。

     “可……可我们并未亲眼看到啊!”人群中有人弱弱道,虽是质问,却有种深深的不自信。

     “这个大家放心,钱粮已然在郡府仓库,郡府仓库十分结实,足以抵御此次地动,这也是此时为何不向大家发放的原因。”梵音站出来道,她知晓玄觐这人并不会向这些人做出解释,就像刚刚有人质疑司祭他却仍旧无动于衷一般。

     她望了望神情淡然的玄觐,继续道:“如今我司祭皆在此地,大家要相信,我们与这临平是共存亡的,而顾公子作为一名商人,也绝不会在此时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而现在,地动快要到了,还请大家尽快到安全的地方撤离,我向大家保证,地动之后必会发放物资。”

     梵音一番解释之后,台下的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没错,梵音说得有理,可却无一人有所动作,他们在等,等身旁的人相信,他们在怕,怕自己一旦率先同意梵音的说法便会遭到身边人的围攻。

     “是灵女,是灵女啊!”有人呼喊。

     “大家还在等什么,这河西的地动就是灵女占卜出的,若是真要放弃,她何必将地动的消息告知天下呢!”

     “是啊是啊,我相信司祭大人不会骗我们的,灵女也不会!”

     “我也相信!”“我也信!我这就回家收拾东西,往城西平地赶!”

     “我也去!”

     ……

     人群中的人们纷纷反应过来,向着四面八方而去,不知是谁带的头,所有奔走的,没走的人全都跪了下来,参参差差、密密麻麻布满了整条街道,静止得好似时光忽然停滞,只听他们齐声道:“司祭万安!灵女万安!临平拜谢司祭,灵女和顾公子的大恩!”

     万民齐音,响彻整个临平城的上空,那是绝望之后的希望,莫可阻挡的雷霆万钧。

     人群渐渐散去,郡府门前复又空旷起来,“大人!文宽谢大人大恩!谢灵女与顾公子大恩哪!”郡府门前跪着的李文宽颤抖道。

     “大人请起,辛苦了!”玄觐道,这临平太守李文宽,他真的没有看错。

     “大人快起,若不是大人,恐怕那钱粮药草如今根本运不进郡府仓库啊!”一旁的梵音走上来扶起李文宽,诚恳道。

     其实钱粮是今晨到的,因着临平城属于这临平郡最安全的地方,所以顾行一行先是拿着郡令到郡内其他地方发放物资的,所以到临平城的时间略晚。

     但是当时临平的百姓们已然陷入了绝望,对朝廷郡府已然失去了信心,根本不会听他们一言,那物资,恐怕还未及运进仓库便已经被哄抢一空。

     所以顾行才暂时等在城外,派人激发百姓们的情绪,使他们聚集至郡府门前,而后借机将钱粮从后门运进仓库。

     “下官职责所在,不敢求功。”李文宽道,梵音心有无奈,这李大人,还真是敦厚谦虚得厉害呀!

     不过她心中仍有忿忿,她也是今日才知晓这个消息的,前几日还一直奇怪怎么靖峰不在,却原来是带着郡令和顾行分粮去了,而玄觐却是什么都不告知她,害她白白担心了一场,真是!

     “李大人,这位是顾行,玄觐的好友。”玄觐再次向梵音和李文宽介绍,但在场却没有一个人觉得这一介绍没有意义,因为他加了两个字,好友!这个独自生活在灵台山的,与世无争谪仙般的人竟然也有好友。

     “幸会幸会!”李文宽道,终于没有再开口闭口感激之情。

     “幸会!”顾行淡淡道。

     “各位应当还未进午餐吧,不妨移驾郡府。”李文宽继续道,只是在场谁都看得出如今这人的神思已然不在此处,这人说着移驾郡府,可眼神确总是不由自主地望向街的另一边。

     “李大人盛情,不过我已在客栈备好了酒水,就不叨扰李大人了。”玄觐客气道。

     一旁的梵音深感赞同,此时钱粮药草刚到,李文宽估计满心想着尽快安排一应事宜,哪里有空招待他们,笑道:“是啊,如今钱粮刚到,李大人还需去安排,我们对临平之事不熟悉,还得拜托李大人了!”

     自从之前吃过几次亏,梵音总是要事先好好思索一番玄觐的用意,她之前确实有些鲁莽,还当努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