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梵音遇险
    “有人么?”梵音试探着喊道,那寂静与漆黑像是一张网,将她的声音吞噬。

     她再次提高声音,清越的音色却携着丝丝缕缕的颤抖和惊恐,她知道,所有的人都到城外的安置点去了,整个临平,如今是一座空城!

     而地动刚过,城中相必早已瓦砾成堆,路不成行,她只期盼,那位姐姐能够平安到达城西,然后将自己困在此处的消息传出去。

     她抱着膝盖坐着,动也不敢动,她许久未曾有过这种感觉了,一个人,求助无门的感觉,她想起了那场改变了她生命轨迹的火,那夜,她也是这般,独自一人,四顾无援。

     “没事的。”她在轻声安慰自己,可周围的死寂却令她不由自主的心慌,她闭上了眼,企图放缓呼吸,没事的,没事的,她在心里安慰自己。

     那边玄觐刚进城门,就远远看到一个姑娘昏厥在瓦砾之上,被发丝遮盖的头下淌着大片的鲜血,一身衣衫已经被尘土扑得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他心中一动,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可过去时才发现那姑娘明显要比梵音高上许多,隐隐看得出着的是一件绿色的裙子,可梵音今日穿的,是青色。

     他愣愣神,却还是轻轻抱起了那姑娘,她额上有伤,相必是奔跑的时候撞到了地,失血过多晕厥了过去。他缓缓站起身却是丝毫没再动,而是望向城内的方向,目光晦涩难辨。

     良久,他终于迈开了步子,却是向着城外的方向走去。

     远处有双眸子邪佞地弯起,冷嘲道:“你和那人,还真是像得很哪!”

     这边玄觐走了差不多十来米的样子,一身绿色官服的李文宽才赶了过来,身后跟着几名衙役,“玄觐大人,灵女她,没事吧!”只听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玄觐没说话,只是抬头冷冷地看着他,那眼神冰冷得如同落了霜,寂静幽深得令人生寒。

     “江鱼?”旁边有衙差惊道。

     玄觐伸手示意另一个衙差将那姑娘接过去时,那姑娘却是忽然有了些意识,虚弱道:“快,快去救灵女,她在……在我……”未曾想话还没说完就一歪头晕了过去。

     “她家在哪儿?”玄觐将那姑娘递到一衙差手里,向着之前出声叫江鱼的那名衙差道。

     “就在不远处,我带大人去吧去!”

     “好!”玄觐应了一声随那人向前走去。

     一路上沙石成堆,尘土飞扬,太阳刚刚落了山,天边透着灰白。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江鱼的家,平日里是卖豆腐的,和旁边的屋子乌七八糟碎做一团,几乎辨不出。

     “歆儿?”玄觐唤,没注意到旁边人大睁的双眼,这么亲昵的称呼从这位司祭大人口中说出来,还真是非一般的怪异啊!

     “玄觐?玄觐!是你么?”下面有声音传来,隐隐透着惊恐过后的释然。

     “别怕,是我。”玄觐温声道。

     “玄觐?”梵音的声音带了哭腔,糯糯地像个撒娇的小孩:“你这个大冰块,臭冰块!都不赶紧来救我!”

     冰块?玄觐大人的额上不禁挂起了三道黑线,不过玄觐大人自制力实在超然,冷冷的表情更是让周围忍不住偷笑的人都悻悻捂上了嘴。

     他伸手去搬那塌掉的半面墙,粗糙的表面磨破了他的手,有鲜血渗出来,一旁看着失了神的众人才赶忙七手八脚地上去帮忙。

     “玄觐,你都不理我,要不然我怎么会跑到郡府去,怎么会被压在这儿!”下面得知自己有救了的梵音却是在此时喋喋不休起来,发泄着自己劫后余生的恐惧。

     “还有你,李文宽,你不是在安排么?江鱼姐姐是怎么跑回来的?啊?你说说要不是我,现在压在这里的就是江鱼姐姐!”

     李文宽一脸震惊地指了指自己,旁边衙差冲他点点头,他才知道这小姑奶奶说的是他。她不是在抱怨玄觐大人么?怎么扯了自己出来。

     “不过呀,你们既然能找到这里的也说明江鱼姐姐没事啦,这我可就放心了。”她一脸小大人的模样,得意道:“幸得今天关在这里的是我,要是别人,估计早吓坏了!”

     除玄觐外,外面众人不禁面面相觑,想想刚到时梵音惊恐未定的声音,暗中思忖:当初看着这灵女挺沉静知礼的样子啊,怎么现在这是,竟是被埋得活脱起来了么?

     经过众人的努力,碎石沙砾被清完,挡着的碎墙也终于被移开,玄觐将墙移开的时候就看到那小姑娘蹲着墙角,瞪着一双水灵灵的眸子看上来,像个小鹿儿似的可怜。

     她的腿似乎被什么压到了,有隐隐的血迹渗出来,他听到她撒娇的声音,糯糯得像头小兽:“玄觐,让他们先走好不好,我要你抱我上来。”

     玄觐似乎无奈地笑笑,似乎遇到她起,他的表情就多了起来,他挥手示意其他人先退到一边,扶着洞口边沿就下了去。

     “说实话,你们来得挺快的,你也别怪李大人,是我抄完布吿后瞎逛了会儿才迟了的。”她看着玄觐温和笑道,扁扁嘴继续道:“不过你也别怪我,是你先不理我的,总是没事没事的。”

     “好!”他抱起她,心头有些无奈,知晓她还在城里的时候,他的整颗心都似乎提了起来,他既带她在自己身边,便该照顾好她的。

     她靠在他怀里没有说话,刚刚被困住的时候,她想起了那次火灾,心头的惊恐就那么浮现起来,直到那时候,她才发现,自己除了这人,竟是再没有其他人可想了。

     她只有他了,要好好腻着他,让他也能开心起来。

     玄觐抱起她,才发觉她真是轻得厉害,她嬉笑着抱住了他的脖子,眼中有着熟悉的狡黠,只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才知道生的可贵,之前她一直努力去做个大人,却不知搞了个四不像出来,做她自己就好了啊,她之前真的好累,她想,阿爹应该也会赞同的。

     但是,她当然也会好好努力的,毕竟,是灵女了呢!

     玄觐抱着梵音出来的时候一众人都默契地低下了头,幸得这位灵女没事,否则他们可真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因为腿受了伤,梵音心安理得地窝在玄觐怀里,那熟悉的冷香萦绕在她的鼻端,让他有些失神。

     远处,站着一男一女,男的一席红衣,妖艳非常,女的站在男的身后,一身黑袍,沉静内敛,只听她道:“主公,为何要告知玄觐那梵音的所在。”

     “因为她现在,还不能死。”那人冷笑道,他要她活着,有价值地活着。他望着远处那席白袍,不屑道“一会儿去将那江鱼杀了。”

     “是。”那女子应了一声,心中难得叹道:“那江鱼也真是忘恩负义,梵音救了她,她却因为怕承担责任而逃跑了,还真是,让人唏嘘呢!”

     一旁的男子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似的,冷笑着开口:“这就是所谓的,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