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河西地动
    梵音醒来的时候有些懵,望着床顶的帷帘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此时是在客栈里,阳光投过窗棂投进屋里来,映得那窗纸明得发亮。

     她揉揉头企图回想自己昨天到底是怎么回来的,却是一点印象也无。

     她从床上坐起,未褪的衣服皱巴巴折着,她撇撇眉,起身换了衣服,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就看到桌上有一张字条:醒后来房间找我。

     没有署名,可梵音知道那是玄觐,因为那遒劲有力又清远雅致的字迹,她早已烂熟于心,甚至提笔便可写个三分像。

     她将那纸折好,推门向那人房间走去,心中却有些涩涩与隐隐的害怕,可转念一想似乎也没有必要,他虽长自己四岁,可她不仍旧是整日玄觐玄觐地叫么?

     她进门的时候那人正在练字,白袍如雪,青丝如瀑,长身玉立,清冷无双。他的发束得很整齐,细看时衣服却是有些几不可见皱褶,梵音不禁有些惊讶。

     “昨日去了何处?”那人手中之笔仍在案上游走,可因为笔架的遮挡,梵音看不清他在写什么。

     “城郊。”她强作无所谓地答到,心却不由自主提了起来。

     “见了何人?”

     “一个朋友。你不认识。”

     “你在这里有朋友?”玄觐手中的笔顿了顿,短暂得令人难以察觉,可那团突兀的墨迹却仍旧透露了他情绪的变化。

     他望着那团墨迹,心中有些惊讶,暗叹了口气道:“罢了,以后莫要如此,危险。无事的话就回房吧!”

     “哦。”梵音松了口气,她竟有那么一霎那以为这个一贯冷清的人会追根究底下去,还好,还好。

     她走出门,却是没有回房间,日头已经很高了,地动将近,她安不下心在房间里。

     下楼的时候老板娘笑着和她说饭菜在热着呢,坐那儿等会儿就好。她有些讶异,笑道:“谢谢沈老板!”

     这老板娘虽为女子,可此间客栈并无男主人,所以大家笑称她一声沈老板。

     “没事,梵音姑娘帮了临平大忙,应该的。”老板娘笑。

     她忽然想起昨日自己回来老板娘应该知道,便问道:“沈老板可知昨日我是怎么回来的?”

     “说起来有些奇怪,昨日傍晚时候姑娘都没回来,玄觐大人和顾公子到处派人去找,可都没找到,后来似乎有人来客栈传信,玄觐大人才将姑娘接回来的,抱回来的时候姑娘还在睡觉呢!”老板娘的脸上扬着温和的笑意,感慨道:“说起来啊,这玄觐大人除了性子比较冷,其他方面还真是好得不得了。”

     “什么?玄觐抱我回来的?”梵音却是霎时跳脚,不禁惊呼出声。

     “是啊,没想到玄觐大人看着那么瘦瘦弱弱的样子……”这边沈老板的话还没说完,那边梵音已经抱了桌腿面色戚戚,说不清是喜是悲。这个,那个,真不像是玄觐做出来的事啊!

     “那个,沈老板啊,饭菜好了没有,我肚子好饿啊!”梵音摸摸肚子,打断了那边滔滔不绝为玄觐大人唱赞歌的老板娘,撒娇道。

     “好好好,我这就去,不过你等会儿上去可提醒一下玄觐大人,他自昨天中午后到现在也什么都没吃呢!”老板娘丢下这么一句话扭着腰肢走向厨房,操着那一口柔媚却彪悍的调调朝着厨房吼:“饭怎么还没热好啊,赶紧的!”

     玄觐也没吃饭,听到这话的梵音有些失神,是因为找她的缘故么?可思索良久又觉得这人应该不会有这么不冷静,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说不定和顾行两个人在郡府吃了也不一定,可想是想,梵音还是挪着步子到了楼上,她轻轻敲门,听到里面应了一声之后推门而入,彼时玄觐正坐在桌前看书,她进来的时候他那清冷的目光就那么望过来,她轻咳了一声,道:“沈老板叫你下去吃饭。”

     “哦。”玄觐应了一声又低下头。

     “那个,昨天的事谢谢你!”梵音低声补充道,看到玄觐没什么反应,也只好悻悻退了出去,这话,说了和不说有什么区别,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这次更好,连句无事也懒得说了。

     她郁闷地冲下楼去,老板娘正好端了饭菜出来,热腾腾地冒着白气,煞是引人胃口,“哼,你不吃我吃,我全都吃完,让你饿着吧!”梵音望着楼上吐了吐舌头,报复道。

     “没事,别担心,给玄觐大人留了的,不够的话我还来可以再做。”老板娘笑着道,这姑娘是和玄觐大人生什么气,怎的才一会儿就这般气势汹汹的模样了。

     “不用了,他说自己不吃了。”她说的是那个意思么,是需要老板娘再做的意思么?不是,她必须重申一下自己的立场,以期玄觐下来的时候没有饭可以吃。

     她这气来得煞是汹涌,可却毫无来头。

     吃过饭后她没回房间,他不想理她,她便躲得远远的,这临平正是需要人的时候,她何至于没有个去处,径直去郡府找李文宽给她安排个事就好了。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李文宽这人竟是看着她愣了许久才弱弱问了句:“灵女要找事做?”

     “是啊,我这不是准备为百姓做贡献呢么!”

     “可是,可是······”李文宽可是了半天也没可是出个结果来,那扭扭捏捏的模样简直不像初见时那个果决的模样,这可不怪李文宽,经过昨日连夜的安排,安置点已经差不多准备好了,只等今日百姓们搬进去了,而这过程中全是苦力活,这灵女年纪尚小,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再说看玄觐大人昨日那冷冰冰的模样,他哪里敢再让这位出一点点的差池,只能小心翼翼地建议道:“要不,您去抄写一些布告?地动后要向全郡各地发放的。”

     “好啊,有写好的么?”梵音答应得爽快。

     “有,就在我书房的案上。”

     “嗯,那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去就好了。”梵音摆摆手大度道。

     “好,那下官这就告退,灵女抄写完毕之后还请迅速回客栈收拾东西,到城西的安置点去。”这边的李文宽如释重负,叮嘱道。那布告不过十多份,估计要个两刻钟便抄好了,那时她正好来得及回客栈收拾东西到城西去,于是阔步前往正厅,他要尽快去安排一会儿的安置事宜。

     傍晚的时候,在李文宽的安排下,安置工作终于顺利结束,百姓们已经基本迁移到了安全地点,地动的预计时间是明日,灾后的应急物资也已经准备完善,想必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梵音在你这里么?”李文宽正和一位老汉说话时就看到玄觐走了过来,他神色清冷,仿佛只是在问一件很平常的事,可李文宽知道,能让这位大人询问就已经实属不易,就算是这临平的地动,这位大人在钱粮到达之后也分毫未询问过,只是他在负责。

     “灵女还没到么?”李文宽奇道。

     “她今晨出去就再没回来,沈老板说她去找你了。”玄觐陈述道,可眉头几不可见地微蹙。

     “大人,今晨的时候灵女确实到过郡府,说要找些事做,可今天都是些体力活,我怕她受伤,只能安排她去书房抄布告,并告诉她抄完之后便到客栈收拾东西到城西来,那布告不过十多份的样子,应当早便结束······”李文宽看着那位大人的脸色越来越冷,一个了字卡在喉头硬是说不出话来,他看得出,这位大人生气了。

     就在这时,一个衙役急匆匆跑上来叫道:“报告大人,刚在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城西的江鱼姑娘不见了,有人说她忘了拿东西,跑回城去了!”

     “什么?快派人去找!”李文宽不禁大怒,这个时候回去,不是找死么?地动虽预计在明日,但也不见得今日便不会,有什么东西比得上命重要。

     可李文宽话音刚落,就感到一阵的地动山摇,一个趔趄之下狼狈地跌倒在地,眼前的一切都在晃,跳跃间几乎看不清东西,他感到自己的头一阵发晕,失重的身体竟是怎么也站不起来。旁边的东西也震得哗啦啦直响,落在地上滚得到处都是。“是地动!是地动!”他听到有人在喊。

     男人的叫喊声,女人的尖叫声,小孩子的哭成霎时混成一片。

     “快蹲下,快!快!”他豁尽了力气喊,声音破破碎碎。

     很快,地动便停止了,时间并不长,可极目所望却一片狼狈,远处的房屋塌了大半,以往整齐的房屋如今只剩下一堆堆的瓦砾,面前各种锅碗瓢盆滚落在地,还未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的人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渐渐地,有女人的低泣声传来,小孩子又开始嚎啕大哭,有人失了魂魄般重复着:“没了,没了,全都没了!”

     他刚扶着地面站起,就看到那位大人从人群中穿过去,踉踉跄跄,却是向着城内的方向,“大人,大人,地动刚过,如今城中危险哪!”他追上去高喊,那位那人却都未回头看他一眼,他向四周望望,颓然道,是他,是他的错,灵女她,应当还在城内哪!

     “快,李安,找几个人随我进城!”他绝望地吼道,唇抖得不成样子,那灵女,使他们临平的恩人哪!他以为,他以为她会很快抄完的,以为地动是明日啊!

     “大人!城内······”

     “快给我去找人!”他冲着那衙役怒吼,“快!”

     那李安被他的样子吓住,二话不说赶忙朝着另一边喊:“快,来几个人随我进城!”

     李文宽却是没等人召齐,将官服下摆一把扯下就向城中跑去,一路上被石头绊倒几次就又爬起来往前走,连尘土都未弹,他脑中只有一个想法,一直一直地在重复,灵女她,一定要平安,一定要活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