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灵女梵音
    马上就会离开这里了,灵歆站在窗前,不由想起了那天玄觐第一次来的时候。

     那是个晴天,天气格外的好,她却从琦玉姐姐的信中得知赵国占领宁国的消息,她的国,从小长大的地方,就这么再也回不来了,还有那许许多多熟悉的人,琦良,王后,小宦官福禄……都不在了,永远。

     阿爹已经去世了,她已无家可归,现在却连乡也无归,国也无归。她现在就像是一个浮萍,只觉无所适从。

     唯一还在的琦玉姐姐却给自己写了信,讲了那日的经过,她说那夜失火前夕,凤栖宫受到刺客袭击,衍公子被劫,而宫中本就因祭祀的缘故调出宫一大批侍卫,所以凤栖宫遇袭的时候几乎将宫里的侍卫全都调了过去,因而发现这边着火的时候火势已经极大了,昏迷的她不知被谁救了出来,可灵山司祭却是不幸薨逝了。她觉得阿爹的死她也有一部分责任,加之后来衍公子被杀,她实在不愿再面对其他人,只想从此闭门,了此残生。

     她不愿再见红尘中人,愿自己能原谅她,她说让自己好好活下去,却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意见自己。

     玄觐就是那时候来的,在她失去所有、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

     他说他愿意给她一个去处,那个地方就是灵台山。她一向倾佩的玄霖先生所生活过的地方,而那人,是阿爹念念不忘的挚友。

     她感觉自己像是沿着一条线,走了好久好久终于找到了一个依归,找到一个这世上还与她有着那么丝丝缕缕淡泊联系的人,尽管那人是那般的冷淡,却在那一刻让她感到了足够的温暖与依靠。

     他说到灵台山上她需要一个新的身份,她答应了,他说她还需要一个新的名字,她犹豫了会儿,也答应了,她甚至怀疑,那时候他提出的任何要求她都会答应,因为他是父亲挚友的孩子,唯一主动提出愿意收留她的人。

     他像个大人似的摸了摸她的头,难得笑了,他说你希望你不要后悔,她说好,不会的,怎么会呢?

     已经好多日了,她终于决定面对现实,问出那些深埋在心中已久的问题。灵歆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阿爹他······”可未待她问出口阿爹的尸首何在,玄觐就像是预料到的般淡淡回道,“灵山司祭的墓在京郊我父亲的墓旁。”

     她心中顿时一跳,阿爹去世,她竟是一直沉浸在伤痛之中无法释怀,以致竟连阿爹的尸首未能亲自安葬,一直以来的愧疚、自责终于集聚爆发,瞬间便淹没了她,良久她抬起头,望着玄觐真心道:“玄觐,谢谢你!”那时候她就想,玄觐对她的恩情,她算是这辈子都报答不清了。

     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正好看到她床边的书,一言未发,此后却是每隔几日便送些书来,各种类型的都有,上面还有他写的注,是很遒劲端方的字。于是她也开始写注,她的字很秀气,和他的写在一起的时候更是显得十分瘦弱,于是她就开始模仿他,却是写得丑的要死,反而成了四不像,可那些书送回去的时候他也没有责怪她,只是和她探讨一些书上的问题,玄觐真的是个很博学的人,她故意问了许多难题都没有考到他,以致让她觉得这人就是个神般的存在,多智近妖!

     她正沉思着,忽看到几个宫女从院外走了进来,水粉色的裙袂随步伐飘动,一瞬间就进到屋里来,她们恭敬跪在灵歆面前,齐声道:“奴婢拜见灵女,请灵女梳妆。”

     一旁的云清霎时震惊,前些日子就听闻司祭寻到此世灵女,名唤梵音,当时她并未留心,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所谓的灵女,竟然是外界以为早已亡故的灵山司祭之女灵歆,而今日正是为这位灵女举行祭礼的日子,之后她就要到灵台山上去居住了,她说的离开,竟是这个么?

     “嗯。”灵歆却是轻应了一声,接过她们手中的衣物,补充道:“不过衣服我自己换就好。”说着旋身走到屏风之后换衣,那是一件素白色的裙子,衣襟处以银边封好,裙摆上绣着浅色的荷花,对她来说,不显得过于成熟,却也不失庄重。

     婢女们躬身等在门外,听到灵歆出来的时候纷纷抬起了头,走过去准备给她梳妆。可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却忍不住惊叹,那是一位多么漂亮的姑娘啊,一身白裙穿在身上就像是天上走下来的仙子,不沾染一点尘世的味道,她是那么的干净纯美,仍旧稚嫩的脸庞就像是初冬的新雪一般洁白,水润的眸子里初看天真如婴孩,可细看似乎又有种跨越尘世的清明,让人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心神全都沉静下来。

     她是她们的灵女啊,是那个能够沟通神灵的人,高贵纯洁得让她们不敢触碰。

     灵歆径直走到梳妆台前坐好,宫人们才纷纷回过神来,围上来给她梳妆,灵歆以前从未用过这些,现在只感觉那味道呛得她难受,只得温声道:“可不可以不要擦这个,”忙忙碌碌的宫人们终于停下手来,有些惊讶地看着她,灵歆有些尴尬,只得继续道:“味道有点大!”

     这一句出来旁边的宫人们都不由失笑,灵女毕竟还小啊,竟是对这些珍贵的胭脂水粉视而不见,旁边的云清就在这时走过来,接过宫人们手中的香粉放到了桌上,对宫人们温言道:“灵女毕竟还小,况且侍神之职也不宜如此。我和灵女都知晓你们的好意,但侍神还是朴素些为好!”

     宫女们想想也是,陛下只说让她们来帮灵女梳洗,却不曾想过灵女与其他人的不同,说起来也着实不该如此,领头的宫女点了点头,而后一群人乌泱泱跪下,齐声道:“奴婢失职,望灵女责罚!”

     灵歆有些尴尬,只得道:“你们来帮我,说什么责罚,赶快起来吧。”

     宫人们这才起来,开始给灵歆挽发,她的头发并不很长,却是十分柔软,她们帮她挽了个很是朴素的发髻,而后插了一根白玉的簪子,那簪子上纹着凤鸟,尾端坠着些银色的流苏,走起路来的时候那流苏就随着步伐晃动,显得整个人都灵动起来了。

     梳妆完毕后宫人们领着她前往天祭台,路上的时候灵歆看着皇宫里熟悉又陌生的景致有些出神,这两个月来除了去京郊看望过一次阿爹,她从未出过那院门,如今看到这恢弘庄严的宫殿竟是有些不习惯,她望着远处高高耸立的天祭台,不由喃喃道:“阿爹,你会保佑歆儿的,对么?”

     灵歆到达的时候天祭台下已经聚集了许多人,他们分立两侧恭恭敬敬站着,周天子周凌墨就站在中央,可灵歆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天祭台上的玄觐,她才是第三次见他,却是有种莫名的熟悉感,那人素白的袍子在风中上下翻飞,仿佛下一瞬就要随风去了。

     他仍旧是初见时那般清凌凌的模样,站在那里的时候仿佛雪一般安静,她看到他望过来,那一双眸子里沉静如同深潭,仿佛看破这尘世的神祗,远远地望着这世间的悲欢,却是不染一星半点。

     只听得傧相高昂的声音在空旷的天祭台上响起,“请灵女梵音上天祭台!”那声音在她耳边绕啊绕啊,回音久久不绝。

     她望向玄觐,而后一步步向天祭台上走去,她步伐沉稳,有风吹过的时候扬起她薄薄的面纱,有种孤高的圣洁。

     玄觐就站在祭台上看着那个小姑娘走过来,她是那么的瘦弱,仿佛要被风吹跑了一般的娇小,玄觐忽想起那夜她到灵台山上偷龟甲时那绚烂的笑容,那狡黠的神情,活泼而又热烈。

     而现在的她是那么弱小,不过两个多月而已,他竟是已经很难将现在的她与两个多月前的那个她重合起来了,现在的她身上多了些沉静,虽然仍旧有些小女孩的神色,却是已经不像那时那般无忧无虑了。

     因为她现在只是一个人,只是一个人面对着这陌生的人世间。

     而他,是她唯一的依靠。

     灵歆慢慢走上来,走到玄觐的身旁,而后慢慢跪下,这样长的一段路,很累,可站到他身边的时候就像是找到了依靠,仿佛刚才一个人走过那千重万阙时的孤独瞬间消失不见,她是玄霖先生的孩子,是父亲挚友的孩子,是她此时此刻所有的依靠啊!

     她燃起香,有烟袅袅而上,她望着远处那澄澈的天空,郑重地将香插在炉鼎内,而后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

     阿爹,从今以后,我就叫做梵音了,可是你要知道,我永远都是你的歆儿!她心中这样说。

     只见玄觐拿起旁边的一个玉瓶,以手沾了些玉瓶里的水弹到她身上,这是侍神之人必经的一环,是向上天表明从此抛却杂念,躬身侍神。

     净礼结束后玄觐扶她站起,她望着台下跪着的密密麻麻的人,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她听到他们的声音在这祭台旁传出:“恭贺灵女!大周万岁!”

     从今以后,她真的叫做灵女,真的叫做梵音了。

     她从桌案上夹起龟甲,放进青铜制的炉鼎中,那炉鼎极大,火焰在这样高的地方竟也只是随风晃动了几下,她静静地等着,日头已经要过午了,虽然还在春天,可阳光和着炉鼎的热气晒在她脸上的时候却还是感觉十分滚烫,她闭着眼,感受着那滚烫,感受着风携着发吹到她的脸上时痒痒的感觉,她感觉自己不再像是个行尸走肉,终于能够感受到身边的所有。

     她夹出龟甲的时候一颗心都被悬起来了,她的卜术一向不佳,这些日子虽看过不少卜书,却是那之后第一次上阵占卜,不晓得会不会成功。

     阿爹,你要保佑我。她小心翼翼夹出龟甲,看着那繁复的纹路思索着,瞳孔瞬间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