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大概是感冒药的缘故,程晴从昏睡中醒来之后,脑子变得无比的清醒。

     “我是不是耽误了今天的拍摄进程?”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嗓子有些哑。

     还想着什么拍摄进程?沐之熙实在有些不明白这位的脑回路,只不过见她面色潮红,一副看上去高烧不退的模样,只好低着声音说道:“老刘看你不舒服,便先让大家散了。”

     老刘才不是这么好的导演呢,只不过是他让大家先散了而已。沐之熙有些自豪的想到。

     “这……实在是太麻烦了。”程晴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特殊化过,她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与沐之熙还在床上说话,这样的情形,暧昧得不得了。

     程晴有些局促的从床上侧身,站了起来。

     沐之熙有些不明白她在做什么,这时她不应该被自己感动了,然后表白投怀送抱么?

     程晴赤脚站在地上,突然觉得头有些发晕,眼前闪过了电视雪花的图像,什么都有些看不清楚。她不敢出声,只好站在原地不动。

     沐之熙刚刚满脑子里想的都是程晴会乘此机会跟他告白,他见程晴突然站在原地不动了,心中有些紧张,只是告个白而已,没有必要显得这么正式吧。

     “沐……少……”程晴软软的叫出了沐之熙的名字。

     “我,我在!”沐之熙从床上猛的跳了起来,这,这是要说了么?他是马上答应她,还是拿乔一下?

     “我实在是有些难受。”程晴轻轻的说完了这句话,便往前倒了下去,沐之熙连忙往前跨了一步,将程晴接了下来,程晴的唇似擦过了他的脸颊,她的发丝上还有着洗发水的幽香。

     沐之熙看着程晴倒在自己的怀中,他举起了双手不敢去碰她,等了几秒钟,才发现怀中的程晴有些不对劲,“喂,喂。”

     半晌,程晴都没有回应。

     沐之熙用手摸了摸程晴的额头,面上变了颜色,简直烫得惊人。

     如今他再也顾不上装什么绅士,一只手揽着程晴的细腰,一只手打电话给助理要他将车开到剧组门口。

     程晴的唇微微的靠在沐之熙的脖子处,呼出来的气都十分的灼热,沐之熙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他明明不是春心刚刚懵懂的二八少年,可是她一呼气,他浑身的血便往某个地方涌,自己真是禽兽不如。沐之熙抹了抹脸,将脑中的颜色废料清除了出去,深呼吸了一口气。

     助理做事十分速度,很快便将车停在了门口。

     虽然剧组的工作人员散了,但是有几个八卦狗仔还在门口聚着不散,谁叫有线人告诉他们沐少与程晴在剧组谈情说爱到将剧组的人都散了呢。

     八卦狗仔见一辆劳斯莱斯的商务车停在了剧组门口,他们灵敏的嗅觉很快发现了只怕有什么事要发生,他们隐隐的围在了一边。

     没过多久,八卦狗仔们见沐之熙抱着程晴急匆匆的走了出来,天哪,这是公主抱!他们到底在剧组里面做什么啊?

     有大胆的狗仔走进了问沐之熙道:“沐少,程小姐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没看见她病了么?沐之熙正想发火,可是突然想起程晴每每对这么狗仔都是十分温和的,他稍稍站了一瞬道:“程晴发烧了,我送她去医院。”

     发烧了?狗仔反射性的看了程晴一眼,见程晴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确实是一副病了的模样,才连忙往后退了一步,让沐之熙抱着程晴先行。

     助理开了车,见后视镜里有几辆熟悉的车跟在车后,他问沐之熙道:“沐少,要不要甩掉他们?”

     沐之熙让程晴靠在他的肩头,隐忍一般的说道:“不要管他们了,先到医院吧。”

     这时,程晴的手机突的响了起来,沐之熙拿过了她的手机,发现屏幕上闪着的是方橙的名字,沐之熙帮程晴接了手机,面色有些阴沉,他有些不满的说道:“方橙你是怎么做经纪人的?自家艺人病成这样都让她进组,你还不跟在她的身边?”

     方橙被这一连串的话堵得有些呆,程晴病了?可是他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并没有提这些啊,先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沐少,那晴晴现在在?”

     “她现在在我这里。”沐之熙十分霸道的报出了一连串的地址,“你等会儿来这个医院吧。”说完,他便将电话挂了。

     程晴隐隐约约的听见沐之熙在说话,可是她大概是烧糊涂了,连反应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随便沐之熙去摆弄,她虽然觉得沐之熙作为小少爷来说太过于骄傲和任性,但却十分信任沐之熙的人品,觉得他是一个好人。

     沐之熙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程晴隐隐的发了好人卡,他一路绿灯将所有的事情都打点妥了,才坐在了正在打点滴的程晴的身边。

     程晴刚被打了紧急退烧的针,终于脑子里清醒了一些,她靠在床头,擦了擦眼睛,笑着对沐之熙说道:“谢谢沐少了。”作为演员,带病上岗是十分正常的事,只是她没有想到,一场小小的感冒变成高烧不退了。

     沐之熙坐在椅子上,看了看程晴雪白的脸,忍不住将手摸到了程晴的额头上,热度似真的退了几分。

     “以后不舒服的话,就直接说好了。世界没有你,一样能转的。”沐之熙说完这句话有些后悔,剧本里的男主角还知道温柔的安抚女主角呢,他怎么就老是扔刀子呢。

     程晴见沐之熙将椅子微微往后靠,一双长腿敲着,似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可是他说完这句话之后,眼珠子却乱转,只怕是有些后悔说这些的,明明是很温柔的人,但是却立志于丢刀子,程晴微微扬了扬唇,笑了。

     “都这样了,还笑?”沐之熙不知道程晴为什么而笑,他微微的念叨了几句,站了起来,“发烧要多喝水,你喝一口温水吧。”

     说完,他将床头柜上的玻璃杯递给了程晴,程晴将玻璃杯接了,乖乖的将水喝了下去,温顺得像沐之熙七岁那年养的最喜欢的小兔子,沐之熙忍住了摸她头的冲动,又坐了下来,一双眼睛盯着程晴不放。

     大概自己晕倒将他吓着了?程晴有些无奈,“沐少,你能给递给我手机打个电话给方橙么?”

     说道方橙,沐之熙就有气,将有病的程晴丢在剧组,自己去做什么了?“他刚刚打电话来了,只怕现在正在赶来的路上。”

     大概是听出了沐之熙心中的不愉,程晴笑着解释道:“今天方橙去帮我谈代言了。”

     “什么代言?”沐之熙有些好奇的问道。

     他的直爽与率性让程晴微微的愣了愣,当年她与顾知在一块的时候,都很少过问到对方这么私密的事,只不过沐之熙准确来说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不知道许多事在谈之前都要捂着的道理,“服装方面的。”

     程晴对代言有些保守,而沐之熙也不是存心想问到底是什么,他听说是服装便彻底没有了兴趣,他又站了起来,将保温壶里的水倒在玻璃杯里,准备等它凉一些再递给程晴。

     沐之熙并不是喜欢谈天说地的性子,而程晴又是比较内敛的,两人在一起似到了绝路,大眼瞪小眼,顿时空气便有些安静起来。

     虽然病房中暖气足得很,但沐之熙却有些粗鲁的将被单往程晴身上盖了盖。

     程晴坐在床上,用唇语说了一句谢谢。

     沐之熙莫名的有了一种挫败感,似乎她对他说得最多的便是这句了。

     只不过,还没让沐之熙的挫败感蔓延,病房的门便“砰”的一下被打开了,门外是方橙那张气喘吁吁的脸,“晴晴,你还好吧。”

     这么美好的独处氛围被人突的一下打破了,沐之熙恨不得瞪上他千百次。

     而方橙见到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沐之熙的时候,也微微一愣,沐少怎么还在病房里?

     “沐少,实在打扰到你了。”方橙笑着对沐之熙说道,“若是你的忙的话……”

     这话若是在一心要走的沐之熙心中,便是一个顺手的台阶;而在一心想留的沐之熙心中,却不那么中听了。沐之熙一双眼睛从程晴扫射到方橙,又从方橙扫射到程晴,这艺人和经纪人之间最容易产生感情了,虽然这方橙一股娘娘腔的模样,可是保不齐他内心是个汉子啊。

     方橙虽然喜欢帅哥不错,但是被沐之熙这么一扫,心中也有些胆寒,“沐少,您这是……”

     “没有什么。”沐之熙决定如果以后与程晴在一起了,一定要塞十个八个女助理在她身边才安心。

     “啊?”在气场强大的沐之熙面前,方橙纵然口有巧舌,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嗯嗯啊啊起来。

     沐之熙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站了起来,对程晴说道:“你就好好休息吧,剧组那儿的事,你不用担心,有我担着。”

     有沐之熙担着,不过是剧组延迟一天,他便出一天的钱罢了。如此土豪行为,让程晴咬了咬唇,细微的点了点头。

     沐之熙出了医院,方橙才松了一口气,“晴晴,那位阎罗王怎么来了?”

     程晴不好说拍戏时枕在对方手臂上睡着的糗事,只好说:“我们拍戏的时候晕倒了,沐少就把我送过来了。”

     “真的?”方橙作为经纪人,八卦因子十分多,一双眼睛有些疑虑的往程晴脸看。

     “好啦。”程晴指了指药瓶,“这瓶药快要打完了,你帮我叫护士换一换。”

     “哦。”方橙被转移了注意力,起身去叫了护士。

     发烧虽然来得快,去得也快,程晴在医院里住了两天,很快便出院了。

     沐之熙将她送到了是私立医院的vip病房,花销的数目应该不小,方橙去结账的时候,却发现沐之熙已经将这些账都结了。

     方橙将这些告诉程晴的时候,程晴微微的呆了呆,并没有说话。

     程晴住院的这两天并没有管外边的事,可出了院的时候,却发现外边的世界又变了一番。

     沐之熙抱着她上劳斯莱斯的照片被狗仔以高清照片、视频的形式速速的放了出来,不说剧组里正在暗搓搓的炒程晴与沐之熙的cp,这几张照片与视频就能让人浮想联翩了。

     众人看不到程晴的脸,但却能看到沐之熙抱着程晴十分快速上车的画面,沐之熙并不避讳,甚至还淡淡的看了镜头一眼。

     沐之熙的这幅模样在迷妹中哗然,这么帅气的姿势与模样,那么贵的车,什么是霸道总裁?沐之熙便是活生生的霸道总裁呀。

     一时之间,沐之熙在网络上的数据蹭蹭的往上面长,连带着被抱着的程晴也涨了不少。

     程晴为人低调,不喜炒作,又受文艺导演们的喜欢,迷妹们左看右看都是演艺圈男演员另一半的好人选,有不少沐之熙的粉丝跑去程晴的微博上叫嫂子,还有不少其他男艺人的粉丝跑去程晴的微博上为自己的偶像惋惜痛失了这么一个好对象。

     程晴刷着微博对方橙道:“如今的小女孩喜欢连偶像的终身大事都要关心了?”

     方橙耸了耸肩,笑道:“哪儿的事,若是你真的和他们的心头肉恋爱了,只怕他们得拿着放大镜来找你的缺点。”

     程晴看着不少的人在下面提起沐之熙,有些头疼的将微博页面关了。

     方橙有些关心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程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将目光转到了窗户外。

     程晴性格内敛,不大与人说心中事,方橙就算与她共事了许多年,也没有听过她抱怨什么,就连被吴繁封杀的时候,她都没有抱怨一二。方橙见程晴没有说话的意思,便也沉默了下来。

     程晴怎么好与方橙说,她见到沐之熙就想起了吴繁,想起了吴繁就想到了顾知呢?虽然沐之熙是好人,但是她每每见到他,心中都不免有些伤怀。

     沐之熙在电脑上将狗仔拍的照片与视频小心的保存下来,做完这些事的时候,他的心情又有些微妙,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呢?

     正在沐之熙微妙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电话那边的人正是吴繁。

     “你与程晴到底是怎么回事?”吴繁的问话有些气势汹汹。

     “我与程晴怎么回事关你什么事?”沐之熙有些无语的说道,“女孩子不要太霸道。”

     “你如果真的和程晴在一起了,那就要将她绑得死死的,别让她再走入顾知的视线。”吴繁扬了声音说道。

     “什么顾知不顾知的,难道我不比顾知好?”沐之熙觉得有些好笑,为什么自己的童年小伙伴一定要将自己的爱人定义为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电话那边诡异的沉默了,吴繁与沐之熙从小玩到大,对沐之熙的性子还算了解,这人不会又自以为是了吧,她想到自己当初喜欢上顾知的时候,正是顾知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她还以为,他满眼全是她呢。

     “老沐,要不你去看看程晴与顾知的那部电影的花絮?”吴繁沉沉的说道,她看过程晴与沐之熙的花絮,那满满的生疏与尴尬不会被这位误认为爱了吧,导演是这么剪,但不代表演员要这么想啊。

     电影的花絮?沐之熙突然想起了那本被自己差点丢到垃圾桶里的电影dvd,懒懒的说了一句“好”。他从来都不是小气的人,历任女友都有自己的过去,顾知都有了新任女友,他还何必再追寻什么呢?

     只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沐之熙还是忍不住的将垃圾堆旁边的dvd捡了回来,电影又臭又长像裹脚布,沐之熙直接选择了吴繁所说的花絮。

     沐之熙靠在沙发上,dvd开始转动播放,摄像头先是在乱哄哄的剧组里开始四处扫射,最终扫到了程晴的脸上,程晴似在发呆,可看到了摄像头,却露出了冰雪消融一般的笑容,“喂,你在做什么?”

     这样的笑容,沐之熙从来没有在程晴脸上看到过,她似乎对他的笑容,从来都是那么的礼貌、那么的从容不迫。

     “我在学导演啊。”顾知拿着摄像头轻笑着说道,又对着自己的脸扫了扫。

     沐之熙觉得心中不得劲儿,点了一根烟,将dvd快进了,镜头到了顾知与程晴两人在天台上对着外面抽烟的模样,这镜头显然是偷拍的,顾知穿着白衬衫,而程晴穿着白色连衣裙,两人面对面,似在说笑,程晴的侧脸在镜头中显得无比的优雅,而沐之熙却感受到了她从心底绽放的愉悦。

     沐之熙按了遥控器,将dvd关了,心中有些不得劲儿,这个吴繁,自己疑神疑鬼也就罢了,难道还要害他疑神疑鬼不成?

     沐之熙拿起电话想打给程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将手机放下了,狠狠的扔在一边。

     最终他拾起了手机,给邵群打了一个电话,直直问道:“当年程晴和顾知谈恋爱是什么模样?”

     邵群听了沐之熙的问题,十分想吐槽,我是影业的小公子不错,但我又不是开八卦杂志社的,好在吴繁拆散顾知和程晴的时候,他也曾私下打听过一番,“两人十分低调也十分默契。”如果吴繁不冒出来,只怕这两人会结婚也不一定。

     “吴繁抢了顾知之后,程晴是什么反应?”沐之熙继续问道。

     邵群看了八卦杂志的报道,自然知道这位童年的伙伴只怕已经彻底的动了心,“没啥反应,只是将烟戒了。”当时程晴与顾知先成为了烟友,然后再恋爱的,戒掉两人之间认识的渠道,也算是一种痛彻心扉吧。